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男扮女装大佬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烟雨江南乱世情-9.我从来没有对女人这么上心过

变装小说 仙女楼 8353浏览

上了岸,瑞贞和周妈又挤上火车,火急火燎往外省赶。只要出了省界,薛大帅的权力就够不到了。瑞贞站在狭窄的车厢过道上,被各色人等推来挤去,甚至还被不逞之徒揩过油,都默默忍了,一心只想逃命。

烟雨江南乱世情-我从来没有对女人这么上心过

列车停在嘉兴站,没多远就出省了。瑞贞和周妈稍稍松了口气。许多旅客下了车,周妈也趁这机会,下去给瑞贞买些零食填饱肚子。结果周妈刚走,突然上来一队大兵,挨个车厢搜查。瑞贞赶紧往后面的车厢躲,一口气跑到车尾。

听着大兵们的大声吆喝和步枪碰撞的声音,藏在最后一节车厢的瑞贞心惊肉跳。车厢里没有乘客,而是列车员的工作间,堆放着各种工具。

“咚咚咚”,大兵开始敲车厢门了。瑞贞咬一咬牙,打开最后一扇车门,准备从车尾跳下去。这时火车已经缓缓开动了,越开越快。跳火车万一摔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大兵们见这个女孩要跳车,急着要拉枪栓,大喊“别跑”。

这一喊,瑞贞更急了,一不做二不休,闭上眼睛就要跳车。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忽然一双壮实的胳膊抱住了她的腰。

“别胡闹了,跟我回去。”薛炳武以不容回绝的口吻,对瑞贞附耳低语道。

瑞贞又回到了薛家的别墅。还是那间闺房。薛炳武推推搡搡的,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哐啷一声锁了门。瑞贞像一只受惊的小鸟,楚楚可怜,双手扶着弹簧床垫,恐惧地向后退缩。

“瑞贞,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小心肝。你逃不掉了。”薛炳武脱下外套,只穿着衬衫短裤,狞笑着说。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救命啊——”

“我好心好意去你家提亲,你家里都同意了,为什么要逃跑?难道你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还是,你心里有了别的男人?”

瑞贞拼命摇摇头,哭泣着哀求道:“薛少帅,炳武哥哥,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还在上学堂,过几年才轮到谈婚论嫁的事。”

“住口,你以为这样的理由能骗得了我吗?我这么喜欢你,发疯似的满世界找你。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瑞贞,你就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吗?”薛炳武也哭得喉咙嘶哑,愤怒地大吼道。

“不,不是。我实在不想——”瑞贞退到了床角,泪流满面。

薛炳武终于丧失了最后一丝理智,冲动地扑了上去。瑞贞柔弱的双臂根本无法阻拦他的狂暴。他把瑞贞死死压在身下,贴住她的脸蛋,又啃又亲。忽然,他的手无意中碰到瑞贞的胯股之间,似乎有一团鼓鼓的东西,虽然很小,但出现在一个女孩身上也不太正常。

薛炳武不顾瑞贞的竭力反抗,掀开了她的裙子,扒下亵裤。那里赫然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尽管只有婴儿一般大小,但毫无疑问是一个女孩不该有的东西。

自己的身世秘密被薛炳武发现,瑞贞吓得小心脏差点要飞出来。但一见到薛炳武诧异失望的神情,瑞贞的心情不知怎么的安稳踏实了许多。

“你也看到了,其实我是一个男孩子。因为怕大太太欺负,才不得已扮成女孩儿的。”瑞贞坦然说道。

薛炳武痴痴盯着瑞贞看,她的脸蛋儿是那么的柔美,肌肤是那么的雪白,手指是那么的纤细,怎么看都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豆蔻少女。然而竟是男的!

“哈哈哈,钱总长,看你养的好儿子!”薛炳武忽然仰天大笑起来。“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门儿都没有。你男扮女装,欺骗了我的感情,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薛炳武恶狠狠地说。

“你,你想干什么?”看到他狰狞可怖的笑容,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瑞贞的心头。薛炳武再次掀开瑞贞的裙子,趴到近处,仔细端详那个精巧的小玩意儿……瑞贞感到又疼又痒,羞愤难当,忍不住尖叫出声来。

薛炳武又隔着光滑的白丝袜,开始把玩瑞贞的小腿。那对细腿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笔直,那么的圆润,被丝袜紧紧包裹,只在脚踝和膝盖处,有几道不易察觉的小小皱褶。

薛炳武轻轻地把丝袜往上拉一拉,抚平皱褶,然后掐拧按捏瑞贞的小腿肚子,还有脚掌心。瑞贞眼睁睁地看着薛炳武的无耻侵犯,咬紧牙关,强忍住羞耻和愤懑,不甘的泪水从泛红的眼角缓缓滑落······


“什么,你还是要娶我?”

“是的,你这么漂亮,我实在舍不得。放心,我愿意替你保守秘密。人前人后,你依然是我的太太,薛府的少奶奶。生不了孩子也没关系,我会娶几房姨太太,给薛家延续香火。只是,你永远都不许离开我,离开薛府。从今以后,你都是我的人,你的心只能属于我。你如果表现得好,或许我会把你当兄弟看待。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薛炳武握住瑞贞的手,坚定地说。

“我想回学校,我想跟曾文惠在一块儿,因为我喜欢她!”“学堂你就不用去了,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家庭教师,还要教你钢琴和法语课呢。至于曾小姐,我会把她弄过来陪你的。”

不久之后,薛炳武与钱瑞贞正式拜堂成亲了。薛炳武把刘氏和周妈接出了钱府,奉养起来。

洞房花烛夜,瑞贞没有想到,薛炳武竟是以那样的方式占有了自己的身体。瑞贞趴在床上,小手紧紧抓住被褥的一角,承受着来自身后的疾风骤雨般的冲击,泪水模糊了双眼。

“其实我知道,周妈也是跟你一样的人。北京有那种像姑堂子,周妈就是当年红得发紫的像姑头牌,我爹还跟她相好过一阵呢。”

曾文惠也被薛炳武娶做小妾,因为薛炳武许诺为她娘治病。瑞贞终于可以和文惠朝夕相处了。当文惠知道瑞贞是男孩以后,大吃一惊。薛炳武没有碰文惠的身子。他承诺了,过几年让瑞贞恢复男儿身,然后娶文惠为妻。

<全文完>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烟雨江南乱世情-9.我从来没有对女人这么上心过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1)

  1. 我也想被玩弄啊啊!

    匿名2017-12-12 12: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