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56.我不认识蓝纱是谁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6339浏览

坐电车回去,我和姨父先去了一趟大宫馆,我换洗衣服全在这边,必须回来拿。

我跑进和长谷川一起住的小屋,姨父在门口看我收拾东西,小姨就来了。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56.我不认识蓝纱是谁

酒保通知小姨我在小屋,小姨慢腾腾来到门口,眼色非常冷,她还在生气于中午金色琴弦那件事,不过看到我衣服换回男装,她愣了。

她挤开姨父走进屋问,“你做什么?你要去哪?”

我最快速度收拾好行李箱,心平气和对她说,“很抱歉小姨,短时间以内我恐怕不能来上班了,我……”她冷眼打断我,“不行!这里离不开你,东西放下,小姨帮你放回柜子里。”

她手摸到我行李箱,脸上立马有了笑容,又说,“小姨都说给你三天假了,回家和你姨父玩去吧,好好休息。”

我没让她碰行李箱,后退一步说,“对不起小姨,三天以后我不能来,我有私事去做,原谅我不能和您明说。”

她心烦意乱皱眉问,“你有什么私事?你朋友长谷川在这里上班,暖馨好端端在上学,你不全心全意陪客人,你还想干什么?拜托你想清楚这里八成以上顾客都是奔着你蓝纱来的!你要是走掉,这里不要开下去好了!”

我无可奈何看向姨父,希望他帮我说几句,哪知他叼着香烟盯着地面,就像没看到也没听到。

“对不起小姨,以后我再向您赔罪。”

我拎起行李箱走向门口,酒保他们一群人围在门外,这时小姨双手叉腰对着**说,“行,你要是敢走就永远别回来,我不会认你这个外甥,你自己拿主意……蓝……蓝纱?蓝纱!”

我双手提着行李箱走出大门,酒保他们追在旁边问,“小姐你要走吗?就因为金色琴弦?”

他们七嘴八舌问着,我突然笑了,因为一身男装被叫小姐,场面实在有趣。

我行李箱放在姨父车边,解释说,“我过一阵子肯定回来,你们帮我和小姨道个歉。”

她们脸色凝重一起回头看大宫馆金灿灿的招牌,姨父却半天不出来,我还等他开车送呢。

我回到门口看一眼姨父,发现他坐在吧台旁边那个沙发上喝着矿泉水,他眼睛盯着地面不看我,我就懂了,算他玩的绝,这时我问一哥,“一哥方便借我一些钱吗?”

他扔了太刀,钱包就整个交给我,我没接,笑说:“给我些车费就好。”

坐计程车离开,我路上盯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这是买给暖馨的钢笔,我就决定先回家一趟,何况手机在姨父书房充电,也要拿回来。

在家门口付了车钱,我拎着行李箱去开门。

行李箱放到地上,我掏钥匙,忽然发现门没锁,门存在一条很浅的缝隙,我微微皱眉,一个男人不声不响出现在我身后,说了两个字,“进去。”

我转身看他,刚看到他的西服衬衫和一条格子领带,他大手突然推我胸口,毫不留情非常狠。

我后背撞开门摔进屋,后脑勺撞在鞋柜上面,我疼的蜷缩在地,这时男人关上门却不进屋,我脖子就被另外一个陌生人抓住。

此人臂力惊人,抠住我脖子向上一提,我两脚瞬间离地。

我不断挣扎呼吸不畅,看到屋里有很多西装男,他们站姿一致,都是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分散在家中客厅每一个角落。

楼上时而传来脚步声,我看到保罗脸色惨白低头坐在沙发上,保罗坐的很直,一直瑟瑟发抖。

他身边还有一个男青年,此人一身雪白,白衬衫,白色料子裤,白皮鞋白袜,他举着一本杂志挡着脸看,家里除了他和保罗坐在沙发上,其余人全站着。

我就快喘不过气了!男青年脸在杂志后面说,“人带过来。”

他嗓音轻灵像吟唱诗歌,语气中那种高贵胜过我所见的每一位客人,我双脚落地被推向他,他扔下杂志对我举起一部手机,微笑问,“这部手机是你们家谁用的。”

我手机出现在他手里,他笑容邪魅冲我眨眼,于是看清他五官以后我愣了,竟然对着他一个男孩子愣了,他高鼻梁,瓜子脸,唇瓣颜色很淡,梳着一头飘逸的碎发,显得柔和潇洒。

他姿态优雅放下手机,嘴上说,“两秒钟内让他出声,我需要他开口。”

他重新拿起杂志,我身后那个人一把揪住我头发,同时抬起他粗壮有力的膝盖,迫使我脸撞他膝盖。

保罗喊,“别打他!”

就听砰一声,一瞬间我眼前全是金星,他撞完以后踢腿扫我两只脚,我跪摔在地,他一脚踢中我后背。

我疼的啊呀一叫扑到沙发那边,脸正好碰到男青年的白皮鞋。

他一脸嫌弃移开鞋,掏出一个白手帕弯腰擦了擦鞋尖,居高临下问,“小朋友,我在问你话,这部手机是你们家谁用的,为什么上午那个时段,这部手机会打电话给我,我想知道原因。”

他起身环顾四周,又说,“打电话的是个女孩子,她嗓音很美,问了句您好,然后通话中断,让我心情很非常不好,所以我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寻找答案,请配合我一下好么?”

他微笑勾人吐字清晰,我坐起来说,“电话是我打的,手机也是我的。”

他微微皱眉,蹲下来捉住我一根手指按在手机解锁键上,指纹吻合,手机解锁了,然后他对我眨了眨眼,眼皮低垂下来做思考。

他浓密的眼睫毛铺开在面颊上面,目光失望问,“别告诉我你名字叫蓝纱。”

保罗汗流浃背暗暗冲我摇头,我说,“我不认识蓝纱是谁。”

他微笑点头,又说,“我知道你不是,如果蓝纱丑成你这样,我可不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不过我有疑问,你说电话是你打的,我听到的女孩声怎么解释。”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56.我不认识蓝纱是谁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1)

  1. 怎么不写了呢

    匿名2017-02-06 10: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