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沐楹商贸-仙女楼变装倡导 - 男扮女装大佬只是一种爱好,请勿过度沉迷!拒绝娘炮,传递正能量。不良信息举报/投诉/投稿:2561250612@qq.com

二分之一的美好,一分之二的幸福-我穿着她的袜子

变装转载 仙女楼 13425浏览

唉,我真发现出门真是件可怕的事,尤其有她在旁边。刚赶上她,周围都没有积水,只有远处的一点点。一辆车“唰”开过去了,结果溅到裙子和袜子上了。我真想发火,还要克制,也不能整理,只能拿面纸稍微擦擦。

二分之一的美好,一分之二的幸福-我穿着她的袜子

倒霉的事还只如此,我们刚站在公车站等车,旁边又响起陌生的声音,“小婉,你在这里和同学逛街了啊!”“爸爸,是啊,我和同学出来逛逛,复习完了。”“你叫什么啊?”我吓得不敢抬头,以致一直不知道奕婉的爸爸是什么样的,只有小小的声说:“她们都叫我小雅,叔叔。”

“小婉,你这位同学很害羞啊,还是我很可怕啊?”“当然你太可怕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出差回来了啊,我们回家吧!”我一听,天啊,我怎么办,我总不能穿着这身衣服回自己的家吧,那结果简直不堪设想了。

我走到奕婉旁边,从后面拽了拽了她的裙子,希望她明白我的意思,因为太着急,还摸到她的PP了。我的脸一下又红起来了。

“你赶紧走啦!爸爸,我要小FC,去买给我嘛,我回家等你。”“好了,好了,我去买,你的同学也一起吃吧。”说着就走开了,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她看她爸爸走远了,扭头看着我,有些生气,我看得出是假装的,“摸我,想死啦!”“我不是着急吗?”我赶忙解释。“赶紧的,不然你就完了,哦也。”拉着我的手,很温柔啊。我赶紧让自己离她稍微远一点,不然她万一再刺激我下面,这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

到了她家,把女装换下,把妆卸掉了,换回我的衣服,我真有些如释重负了。前一秒的噩梦好像还在演前一样,汗还不停的出。她一直在笑,笑得那么开心,“笨蛋,笨蛋,阿纳达(日语中老公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不管它,赶紧整理自己,赶快回家,不然就完蛋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天气又变回了晴空万里。

从那次差点被发现之后,我和普通人恰好相反。一般人应该怕被发现,对变装出门有所畏惧,我却更加放松了。也许是一种自信吧,也许我本来长的就有些像MM吧。

高三一晃就过去了,也许是学习太紧张了,一直也都没有机会变装,可我却总渴望那种感觉。每次我有这样的感觉,奕婉就说,“哇,来电了,等考试完嘛,还几天。”

“哎,日子难熬啊,学习烦死了。”“你学习没问题,当然烦,你都没注意我的变化吗?”“啊,什么变化啊?”她把头伸过来,“你看嘛,都有白头发了,还不是急的,气人。”

我一看,真的呢,黑黑的长发里面参杂着不和谐的白色,“别动,我给你拔下来。”“疼呢,轻点,把别的头发拔下来,你死定了。”

我和她确定关系已经将近一年了,可碰她的头却这还是第一次,我小心翼翼的,轻轻地去找出藏在里面的白色,她的头发滑滑的,很顺,摸上去手感很好,我精神一恍惚,就没顾着去找白头发,反而一直摸着她的头发。

她开始发觉了,“我的头发漂亮吗?”“好,好,好,真好!”“一会学习完陪我去染头发吧,不然你白占我的便宜了。”“嗯,我陪你去,你先去复习吧。”

一股邪恶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想变装好像有点麻烦,穿袜子出去总没问题吧,试下,看她能不能发现,要是发现不了,我就这样出门,我真坏……

“奕婉,你新买的那条裤袜呢?”“干嘛?在抽屉呢,你自己去拿吧。”我没回答,她家和她的东西我都很熟悉了,很容易就找到了。全是日文,据她说,那是日本进口的全隐形裤袜,她妈妈出差给她带回来的,一直没舍得打开。

我轻轻打开了,手感确实很好的,薄薄的。我就去厕所换上了,我弄了好半天,不然袜子有点皱,完完全全贴附在我的大腿上。别说,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感觉一丝凉凉的感觉,真舒服。

“喂,小雅,你问我的袜子干嘛?难不成你要……?”我走出厕所,站在她面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说你别打我那条袜子的主意。”

她似乎开始注意到我的大腿了,“咦,你平时大腿没这么好看吧,还是我记错了。”下一秒她就意识到了,我穿着她的袜子。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二分之一的美好,一分之二的幸福-我穿着她的袜子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