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20.燕琳的故事

变装小说 仙女楼 4482浏览

路朝西原本觉得自己在工作里历练得够多,在同龄人里也算是出类拔萃了,但在了解了燕琳之后,才发现自己是何等的自大和浅薄。在一次只有他俩的加班时,燕琳利用吃盒饭的间歇和路朝西聊天,讲到了自己的工作经历。

异装男小说-20.燕琳的故事

那时候燕琳也在乡镇工作,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就参加了农村两委换届选举。当时她所在的乡镇风气不好,下面的农村很乱,于是换届选举乱哄哄地开始,又乱哄哄地结束。

在最乱的一个村里,居然有几百号人受人唆使冲到主席台前哄抢选票箱。镇上的老油条们一早就嗅出端倪,群众嗓门声刚刚异于往常他们便开始闪躲,及至主席台被围,他们早就退到了场外仅有的一辆警车里,只丢下还在认认真真计票的燕琳一个人猝不及防。

闹事儿的喊:小姑娘,没你事,我们也不会动你,你走吧,把票箱留下!燕琳当时强迫自己镇定,她扶着票箱站了起来,声音不大,却很坚决:选举有纪律、有规定,谁敢闹事,就是犯法!闹事儿的没想到瘦弱的燕琳还不是个善茬儿,领头的几个相互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抽出了根镐把,眼珠瞪得滴溜圆:不给?你试试,我看你给不给!

燕琳嗓门也高了起来,用力拍打着票箱盖儿给自己壮胆:有本事你就打,大不了是个死!我死了算因公殉职,我爹妈脸上都有光!你打死我是犯罪,你全家人都被戳脊梁骨!闹事儿的怔了一下,但那么多人看着也不好下台,于是狠狠地推了燕琳一把:死丫崽子,你他妈说什么呢你?

燕琳一个趔趄,但没还手,她干脆背对着这帮人搂住了票箱:要砸要打随便你们吧!毕竟是个女孩子,一帮大老爷们也不好下手,就在有人试图强行拖拽时,援兵感到,派出所的人带着枪来了,燕琳总算松了口气。

路朝西听得连嘴里的饭都忘记嚼了,心想:平时都知道爱岗敬业恪尽职守,真到危急时刻指不定多少脚底抹油的,换做是我,估计也早跟着老油条们跑了,就算是没跑成,也未必有如此反应,燕琳确实不一般。

燕琳接着讲,事后也没什么表彰和奖励,只是镇上领导由此对她更加看重,也把更难缠的活交给她去做。选举后镇上规划修路,涉及好几个村、几百户房屋的拆迁,大部分老百姓的工作都好做,只是哪儿也少不了负隅顽抗的钉子户,偏巧有四户还是女钉子户,撒起泼来男同志不好招架,脸皮是厚不得也薄不得,所以要由女同志去做,于是领导自然又想到燕琳。

燕琳说,我才参加工作一年,经验不多,钉子户又不同于一般老百姓,起先我想用实实在在的交流打动她们,毕竟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没想到那些钉子户使起诈、耍起横来花样百出,毫无顾忌。闭门不见让我喊破嗓子或者骂我损我还算好的,还有朝我扔垃圾、泼脏水甚至放狗咬的,我那段时间真是难到了极点。

路朝西不由自主地被燕琳的故事所吸引,并被她感动着。这样一个敬业、负责任、能吃苦、能坚持的人,在同龄人里实在不多见,何况还是个瘦小的女孩子。

最后,燕琳继续讲,经过反反复复很多次努力——嗐,细节就不说了,虽然当时很难,但最后也熬过去了,现在想想还是次难得的经历。我一直都很感谢领导给了我那几次机会,让我在乡镇得到了充分的历练,每天都很充实,没有一天是虚度的。

路朝西暗自惭愧。以前他在乡镇,觉得自己就是写材料的,干的应该是干干净净的高级活,而不是和农村大老爷们老婆子混在一起冒着烟土味的活计;每当领导安排他下村走访或是和村干部了解情况时,他尤其反感——看来果然是自己思想有问题,人家燕琳一个女人都能如此这般,他实在惭愧。

打这以后,路朝西对燕琳由敬而远之转为发自内心的敬佩,他更加卖力地干活,抢着去干一些繁琐复杂的工作,还会为燕琳提前考虑一些细节、做些必要的准备。燕琳时常笑称有了路朝西这个下属,自己都开始变懒了。

偶尔路朝西也会把这些故事讲给栗佳听。起先栗佳还挺有兴致,听得耐心且认真,时不时还插话表示赞同;但时间一长,尤其是路朝西和燕琳越混越熟后,会把上班时一些有意思的琐事讲给栗佳听,栗佳便开始面露不悦。

有天晚上,听着路朝西没心没肺地讲着燕琳最新的故事,赞美之情溢于言表,而且越发亢奋,栗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别傻了,她给你讲啥你就信啥,谁不会挑好听的夸自己?她还有别的故事呢,她讲给你听了么?路朝西一头雾水:别的故事?大概还没来得及讲吧……等着吧!栗佳一脸鄙夷,那种不要脸的事她要是还能给你讲,那只能说明她太不要脸了!路朝西更加糊涂了。

他知道这其中有事,但也不知该不该打听,不过栗佳没打算藏着掖着吊他胃口,干脆利落地用最短时间就把她所指的燕琳“不要脸的事”讲了个明白。燕琳平时干工作风风火火,工作之余中也泼辣得很。

每次部里组织聚餐或是年轻人小范围聚会,她都不推辞、不扭捏,让喝便喝,能唱能跳;和男同事跳舞、搂抱也从不难为情,反而落落大方,仿佛理所应当,总之她开得起玩笑,禁得起折腾,不光圈里朋友爱找她,部里领导有饭局也爱找她作陪。结果有一次,底下一个办事处的党工委书记请部里领导吃饭,领导找燕琳作陪,她欣然同去。

据说在饭桌上该书记情真意切,坚持要让部里领导喝得尽兴;偏巧领导彼时身体不适,坚持退却又怕寒了人心;所幸燕琳及时救驾,为领导挡了酒。那书记仍不尽兴,于是转而纠缠燕琳,到最后俩人干脆换大碗喝起了黑啤,如同梁山好汉一般酣畅淋漓。

故事说到这里,也许还只能印证燕琳的豪爽,但可惜该故事的重点并不在此。重点在吃完饭后,部里领导没喝酒,自行回家,临走时嘱托那位书记把燕琳捎回去——反正书记有司机,俩人喝得再多,只要能报出家庭住址就行。

但据说那位书记在半路让司机下了车,说和燕琳单独聊会工作。再之后的事就没人知道了。部里人只看见一向敬业守时的燕琳在第二天上午快下班时才到单位,而且披头散发,一身酒气。有人不知道昨晚吃饭的事,还逗她是不是和老公出去浪漫了,她笑而不答。

然后一连几天,燕琳的手机总是在上班时频繁响起——燕琳总是一反常态,躲到楼道里,甚至走到楼外接听电话。又过了几天,一位中年妇女闯进组织部所在的楼层,大骂燕琳不要脸,勾引自己的老公。有知情人认出该妇女是那天和燕琳拼酒并且饭后和她单独谈工作的那位书记的老婆。

燕琳没有打怵——比她给路朝西讲的面对换届选举中的闹事者时还要镇定自若。她甚至带着挖苦嘲讽的意味对那女的说:我什么也没做,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别以为你这么说是在侮辱我,其实这是在侮辱你的老公,更是在侮辱你自己!

愤怒的中年妇女因为及时出现的保安而没能称心如意地扑上去撕烂燕琳的嘴,据说后来部里领导也过问了这件事,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路朝西听得迷迷糊糊的,多少有点震惊。还有个故事。关于燕琳和部里的曹副部长。据说燕琳被组织部从乡镇调上来,是由于曹副部长的赏识和大力推荐。

燕琳上来后,曹副部长也经常直接给她安排工作,开会时还经常让她发言谈自己的看法。在大家眼里,燕琳经常跟在曹副部长身边,两人也似乎无话不谈——与其说燕琳是曹副部长在部里的亲信或红人,还不如说俩人是忘年交、知己,甚至更密切的关系。

有一年夏天,燕琳的情绪十分低落,原因不详。没隔多久,她就休了年假,说要出去散心——巧的是,曹副部长也几乎在同时向大部长递交了休假申请。两人虽然不是同一天回来上班的,但回来时脸上、胳膊上都晒得黝黑。

一向只要外出就必然拍照留念并上传到博客空间的燕琳这次没有上传任何照片。很多人在私底下对这件事展开了各种猜测。路朝西更震惊了。他虽然没有反驳栗佳——因为怕她不高兴——但他心里还是想,哪里没有捕风捉影嚼舌根的人呢?

很多事传得跟真事儿似的,有几件是有真凭实据呢?多数都是无聊者的猜测罢了——事情有很多种戏剧化的可能,只是大多数人更愿意相信那个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希望是真相的“真相”。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20.燕琳的故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