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16.心中的恶魔

变装小说 仙女楼 6102浏览

新一批快递很快送达。路朝西强忍着激动的心情捱过了一整天。在乘坐班车下班回家的途中,他的心里早已像煮沸了的粥水一般,混沌、粘稠,哔哔啵啵的气泡和持续弥漫的热气撩得他心底火热,坐立不安。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下面,**那里起先就像隆起了一条山脊,转而就变成了小丘。

异装男小说-16.心中的恶魔

他急忙用挎包掩住,一边还用余光扫视周边的同事,生怕被他们看见这尴尬的一幕。合租者大壮还没回来,路朝西心里窃喜,急忙进了自己房间,打开灯,反锁了房门,连鞋也没来得及换,就把挎包里的几件快递悉数倒在了床上。

他几乎是挣扎着打开了所有快递的包装——他的心是如此的颤抖、心情是如此的急切,以至于他不得不拼命地集中精力以防止他此刻如神经质般颤抖的手指控制不好剪刀,破坏了里面的衣物。

一条米白色的大码西装套裙、一件白色雪纺衬衫、一双杏色带鞋扣的大码高跟鞋、一双肤色硅胶口防脱长筒袜、一条浅肤色天鹅绒连裤袜和一条米色吊带蕾丝衬裙被摆在了床上。

路朝西脱了短袖衬衫和长裤,换上了拖鞋,吃力点咽了口粘稠的唾液。他拿起床头边放着的那瓶昨晚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一口气喝下。

他继续拆解着剩下的包装,汗珠早已接连不断地从他的额头、脖颈、肩胛、腋下和胸前滚出,凝成流,汇成片。一条浅紫色的束胸马甲被拿了出来——这是路朝西最新的兴趣点,他历来不喜欢套头的衣物,特别是变装时,他喜欢躺着,虽然是自己的手在动,但他仍幻想着是别人在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所以他自然希望“别人”脱他衣服时能够顺利一些,不必劳烦自己起身掀衣,所以他不喜欢背心类的衣物。

他希望有一类介于内衣和外衣之间、类似于内衬且需系扣子的衣物来满足自己的癖好,于是在经历了多次无意浏览和有意搜索后,束胸马甲这一他此前从未听过或看过的名词走进了他的世界。

只是目前可搜寻到的束胸马甲,多数是与婚纱配合使用,而且以从后背搭扣式居多,这当然无法满足路朝西关于方便“别人”为自己脱衣的愿望,于是又经过了更多次的有意搜索,综合质量、价格,终于选定了眼前这一件。

束胸马甲更像是**和收腹带的结合,又像是被硬化了且剖开了胸膛的吊带背心,总之它让路朝西还算满意。从胸口一直到腰腹的搭扣、罩杯里的钢圈和周身围绕的不明材质的“龙骨”让路朝西还没穿上似乎就已经能感受到了那束缚带来的快感。

最后是一条手感极其柔顺光滑的浅粉色一片式无痕内裤,还有一件米黄色镶浅粉色花纹的精油水袋按摩**。路朝西想起还没洗手,于是匆匆地将已经支离破碎的快递包装进行二次粉碎——特别是有快递单的位置——终于破坏到面目全非的地步后,他将碎片又分成了三份,一份混在了卫生间装厕纸的垃圾桶里,一份放在了客厅茶几旁那个堆满瓜皮烟头和其他生活垃圾的纸壳箱里,最后一份他倒进了自己房间里的垃圾袋——每一份他都不忘使劲搅一搅,达到充分混合的效果。

然后他认真地洗了洗手,然后把毛巾洇湿,把刚才出汗的地方仔细擦了一遍——他常用柠檬味的香皂洗毛巾,此时他的身体也因为毛巾的擦拭多了一股清新的味道。他又用凉水冲了冲脚,捂了一天的脚经过这一激灵,顿时让他感到清爽起来。

就着这清新爽利的心境,他走进了房间,把刚打开包装的衣服拿起来,摩挲着、揉搓着、深嗅着……电话突然响起,是大壮。大壮的语气是如此急切,路朝西都没来得及撒谎。大壮说他把钥匙落在了房间,自己手里拿着两大袋子东西,累得要死,在街对面看见出租屋亮起了灯,知道路朝西已回,十分庆幸,央路朝西赶紧下来搭把手。

炽热的火炭被啐上了好大一口痰,路朝西清楚地听见自己心里发出了“呲——”的一声——那是一声愿望破灭的哀叫。没办法,路朝西只好穿上背心和短裤,趿拉着拖鞋慢吞吞地下去接大壮。大壮的精神状态倒是和他截然相反,一见面就把兴奋的唾沫星子喷到了路朝西的脸上:哥们儿,这一阵儿我一直走背运,跟朋友弄了个画展,一连好几天都没人去看;今儿个邪了,不光去的人多,还有人打听我的画,有个老外——大壮压低了声音——拿了我一幅画,两万!虽然是人民币,哥们儿也特高兴!好几个月没见有进账了呐!走,进去陪我喝两瓶!路朝西这才注意到他接过的袋子里塞满了啤酒、瓜子花生,还有一堆尚不能完全辨清的有包装食物,初步判断是小作坊里的卤制品和膨化食品。

路朝西平时和大壮还算聊得来,两人合租时间虽然不长,但对彼此的生活习惯也无甚反感,然而此时的路朝西心里那锅沸了一天的粥虽然被大壮兑了杯冷水,但粥底还是滚烫的,而且伺机翻腾——所以路朝西并不想和大壮喝酒。然而大壮盛情难却。他一坐下就叼上了根鸡爪子,一边招呼路朝西到茶几边坐,一边从购物袋里拿东西。啤酒摆了十瓶,另有两小瓶二锅头;瓜子花生都是街边小店现炒的,直接铺在了茶几上;带包装的广式腊肠、卤鸡架和泡椒凤爪堆了一小堆;几大袋炸薯片之类的膨化食品摆了一大摊,唯一散发着热乎气的是一把用塑料袋裹着的烤羊肉串。

来,整点。大壮依旧热情地邀请路朝西。再驳人面子也不好,路朝西这样想着,再说不把大壮先安顿好了,一会自己玩的也不尽兴。于是他拖过小马扎面对着自己的房间坐定,时不时从门缝望进去,仿佛那些被他用被子仓皇掩好的衣物会自己爬出来似的。大壮先开了两个小二锅头,路朝西害怕自己扛不住,连连推脱,最终获准只喝啤酒。酒一入肚,大壮就侃开了,从自己小时候的美术天赋到长大后的艺术人生,再到未来的宏伟蓝图,听得路朝西耳朵嗡嗡响。路朝西心不在焉,然而还得装着感兴趣。

但是对于他这样一个不懂艺术而且缺乏起码艺术领域常识的人而言,要接大壮的话又很难,于是他用喝酒来表达心情,大壮稍一停顿他便举瓶,喝酒频率越来越快,然而每次并不多喝,没一会就把大壮一小瓶二锅头劝了个干净,一瓶啤酒也见了底,自己那瓶啤酒还剩有足够养蝌蚪的存量。然而大壮毫不挑剔——确切地说,他根本没发现这种进度上的不均等,因为他喝多了。大壮喝不了急酒,虽然他爱喝;相对而言,路朝西虽然不爱喝,但论潜力他比大壮要强得多。

大壮喝多了并不闹人,在路朝西恰到好处的连哄带劝下,他老老实实上床睡觉,没多久就打起了呼噜。路朝西心里暗喜。他刚想起喝啤酒尿多,容易影响野马的发挥质量,所幸喝得不多,于是他草草地洗了洗手,撒了泡尿,然后直奔自己的房间。

一番慌乱后,OL装的路朝西站在了房门背后粘着的穿衣镜前。如果头发再长点就更好了,他这样想。最好是披肩发,弄个大波浪,额前有一抹稍微卷曲的斜刘海,那样子一定更甜美。他从脖子开始向下看去,刻意绕开了今天忘记刮的布满胡茬的上唇和下巴。

他欣赏着自己,并由此想到了参加面试时遇见的那些女考生,也想到了栗佳。再接着,他想到了自己秘不示人的移动硬盘,里面是他花了很长时间搜集的AV片段——全是和OL有关。胯下那匹野马开始跃跃欲试。路朝西躺在了床上。他把枕头垫高,以便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路朝西浑身燥热,他能感到汗水逐渐洇湿了身下的床单。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16.心中的恶魔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