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14.狂躁的夜晚

变装小说 仙女楼 4650浏览

其实夏生看出了路朝西的不对劲,但她对他动不动就有的不耐烦情绪早就习以为常,因此并未在意。她只是想,这大概又是个无聊的夜晚罢了。路朝西照例用电动车载夏生回镇上。还有几百米远的时候,车没电了,两人只好步行,路朝西推着车。

走了一小段路后,仿佛是压抑了一晚的情绪终于要开始释放了一般,路朝西先开了口。你妈最近怎么样?路朝西问——他虽然有很多不满,但他从未直接向对方表达过,总是要先兜个圈子。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夏生故作轻松地说——但在路朝西看来,她满不在乎。

异装男小说-14.狂躁的夜晚

那钱要好好用——路朝西又想起了父母借给他们的三万块钱,他确实很心疼,但不是心疼钱,而是父母——多给你妈买点好吃的,过一天少一天,能享一天福是一天福。路朝西还打算顺着说下去,他似乎不忍质问夏生日记本里那些让他震惊的秘密,但夏生打断了他。

还是重复以前的话,夏生说如果能挽救母亲的生命,多少钱都无所谓;还说路朝西事不关己,说得当然轻松。听到以前重复多次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路朝西的情绪一点点升温,逐渐达到狂躁的顶峰。

或许是多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平时并不常饮酒的他被晚风一吹,酒气直往头顶上冲。酒气冲出毛孔后变成冷汗,凝聚在额头上,在月光的映射下发出幽幽的光。路朝西两眼发直,目光中透出食肉动物的狰狞。他等夏生的话告一段落后,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出或许早就想说的话:你知道你为什么总也得不到幸福么?因为你不懂得珍惜,所以老天不会把幸福给你。夏生先是感到震惊,继而转为愤怒:什么叫我不懂得珍惜?我从来都没得到过什么,我能珍惜什么?路朝西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不是什么也没得到过,你只是有眼无珠。

夏生问路朝西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路朝西还是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意思,我累了。分手这层意思已经显露无疑,但路朝西还是无法说破,他习惯把这种话让给对方说。夏生突然变得镇静: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能承受得住。路朝西还是说不出,他想逼夏生说出分手——其实他此时头脑早已被酒精和愤怒烧透,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还费这些心思,一切只是他性格使然。这也算是种本能吧。他开始数落夏生,说她不懂事,说她和他隔心。我怎么了?我做什么了让你这么不满?夏生很委屈。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我现在看你就来气,看你就恶心。路朝西的话越来越恶毒。你不想处了是吧?是不是?好,那咱们分手,别磨叽了——夏生原本也是个不爱轻易改变的人,本来她心里还怀着对路朝西的感激和期望,此时此刻俱灰飞烟灭了。好,分手。路朝西心里落了块大石,他推着车径直回了单位,进了宿舍,倒头便睡,全然不顾夏生。夏生在单位门前徘徊了一夜。路朝西是被窗外刺眼的阳光照醒的。前一夜的酒还没散,头脑仍然混沌的他对窗外的风和日丽感到厌烦。

但上班时间早就到了,他只好起身,胡乱洗漱一番,然后进了办公室。这一上午没什么紧要的工作,路朝西发了好长时间的呆,这也不免就想起了以前和夏生的种种场景。看到电脑里的聊天记录和照片,他忽然感到伤心,毕竟他为这段感情认真过、努力过。想着想着,他不禁潸然泪下。夏生在午饭后给他发了条短信,像是试探路朝西是不是真的要和他分手。路朝西看了心里稍有不忍,但此时栗佳邀他周末到县城吃饭的QQ消息正巧发来,他的分手立场一下子又坚定起来。

他回复夏生说,自己确实无能,给不了她幸福,祝她早日找到个更好的。夏生稍显不甘,还是继续发短信,从楚楚可怜变成了胡搅蛮缠。一转眼一下午过去,因为夏生短信的持续骚扰,他和栗佳聊得也并不尽兴。栗佳还在QQ里说这是在和别人聊天呢吧,都没心思搭理我。路朝西很尴尬。他对夏生开始不耐烦了,他说你不用说了,那三万块钱你先用着,又不是分手了就逼着你还!你就知道你家的钱!我马上还你,一分不少!夏生也愤怒了——她总是对这种与金钱物质有关的问题格外敏感。

她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随你。路朝西蛮不在乎。短信暂时告一段落,然而就在晚上路朝西躺在床上满脑子都在想栗佳时,夏生又来烦他了。路朝西,我知道你为什么和我分手了。夏生在短信里的口气透着寒意。路朝西强作镇定,没有回复。你一定是变心了,我早看出来了。夏生继续发短信。路朝西坐不住了:和别人有什么关系,你不想想你自己,你让我心力交瘁。我天天心烦意乱,你倒好像把事都推给了我一样,自己什么也不管,天天乐呵呵的。我用你干什么了?怎么就烦到你了?我乐呵怎么了?难道我妈病了,我连快乐的权利也没有?夏生看到路朝西终于回复,及时抓住了突破口集中宣泄。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好好过你以后的日子吧。路朝西又开始不耐烦了。夏生说你不该在我终于开始爱上你的时候和我分手,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在一起。路朝西感到可笑:什么叫终于开始爱上我,合着你以前是不情不愿的啊,那还扯什么,早该分了!夏生继续喋喋不休。她说她感念路朝西向家里求援之恩,从那时起坚定了和他走下去的决心,虽然后来有很多争吵,她都逆来顺受,是因为觉得他有恩于她——她不认为有恩就可以凌驾于她之上,但为了母亲她认为什么都不为过。

路朝西说你不用说了,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我不懂,你就懂?你都为我做过什么,好像你受了挺大委屈似的?夏生恼了。路朝西觉得之前对夏生的那些好无法量化,何况现在她对这些当初她自己称之为幸福的事绝口不提,于是他只能说他给她买衣服,带她出去玩,借钱给她。钱!又是钱!你不用磨叽,我早晚还你,一分不少!夏生像受了莫大侮辱。你才别磨叽,烦不烦。路朝西受不了夏生了。接下来夏生一连发了十来条短信,路朝西原本想置之不理,但他还是忍不住看了;尽管里面有些内容让他懊恼,但他强忍着不回复,他认为越回复夏生越来劲。

夏生又开始打电话,路朝西不接。就在路朝西决定关机时,夏生又来了条短信,她开始用更刻薄的话刺激路朝西的神经。路朝西大怒,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还没几个回合,他便迸出了他从未说过的罪恶的话:你要不要脸,分手了还死缠烂打,你他妈拿我当什么,就我好欺负么?我看你日记了,那么多人把你干了,你不也没把他们怎么样么?贱货!夏生在电话那边完全呆住,路朝西顺势撂了电话,关了手机。说完这些话,他的心跳的厉害——他从未如此骂过人——他不知道什么能让自己镇定下来,于是出去买了包烟。

这是他第一次抽烟,呛得慌。在机关大院里抽完一根后,他心绪平定了些,于是进了楼道,准备回去睡觉。从顶楼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确切地说是踢门、砸门,与之相伴的还有夏生的哭喊和咒骂。路朝西没再继续上楼,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反锁了门,没开灯。他就那样在黑暗里静坐着,又点了根烟。夏生的哭骂声还是不断,楼里陆续出来几个在镇上住宿的女同志劝解——这下全镇都将知道出什么事了,一想想这些,路朝西的心情变得更狂躁。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14.狂躁的夜晚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