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13.夏生的秘密

变装小说 仙女楼 5450浏览

分手并没让路朝西费太多脑子。夏生平时有爱记日记的习惯,大事也好,小事也罢,事无巨细,每晚总是要写上一笔的。路朝西原本很尊重她的私密生活,莫说是偷看日记,就连偷看的想法也没有。但自打两人因为那次异常激烈的争吵有了隔阂后,随着隔阂日渐加深,路朝西也不免冒出探探夏生老底的想法——最开始他想通过偷看确定夏生是爱自己的,以后会踏踏实实地跟着他,一心一意地对他好;后来再想偷看,或许潜意识里就存在着试图鸡蛋里挑骨头甚至是捕风捉影的想法,据此掀一场大风波,给自己找个分手的台阶;同时也是为了帮自己下定决心——毕竟他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异装男小说-13.夏生的秘密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路朝西和夏生到县城里逛街。他一路上心不在焉,因为他害怕在街上会遇见栗佳——虽然栗佳并没有和他建立恋人的关系,而且他知道栗佳是有男朋友的,但他还是希望他现在还有女朋友这一事实不为栗佳所知——另外,栗佳原本也在这个周末邀路朝西一起吃饭。

或许是夏生太久没和路朝西一起出去玩了,说什么也要他相陪,因此路朝西只好向栗佳请假,只说单位加班出不去。这要是在街上碰见栗佳,不仅没能一起吃饭的借口是假的,身边还有个女朋友挽着手,以后自己还能在栗佳面前抬起头么?想想这些,路朝西岂止是心不在焉,简直是怒火暗生。

这怒火自然是要朝夏生释放的。他时不时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对夏生一件接一件地试衣服尤其不满——他当然不知道,此时的夏生心里是希望稍稍改变一下平时过于朴素的打扮,让路朝西多点新鲜感——他只用爱答不理回应夏生关于她穿哪件衣服更好看的询问,夏生今天的脾气又出奇的好,这又让他有些于心不忍。逛了半下午,夏生也乏了,看到路朝西早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陪着笑说我请你吃水煮鱼吧,连哄带劝地把路朝西用到了一家川菜馆。这家菜馆他们以前是常来的,夏生酷爱水煮鱼,路朝西却不太感冒,每次都是叫一份水煮鱼给夏生,再点个小炒给自己,一人一碗米饭,吃得大汗淋漓。

自打夏生母亲的病讯给他们的生活蒙上阴影后,两人就再也没一起来过——路朝西又来过两次,当然是和栗佳,只是点的同样是水煮鱼和小炒。原本是想歇歇脚的路朝西在川菜馆里触景生情,感叹昔日和夏生的甜蜜不复存在,又渴望和栗佳有美好的未来,一下子来了精神,趁夏生去洗手间的当儿,拎过她的包,抽出夏生每天随身携带的日记本,连忙翻看起来。原来两人的点点滴滴夏生都记在里面。原来最开始夏生很倾慕路朝西。原来最开始夏生并没想那么快就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时间场合不对,是她一直都更喜欢保持网上交流的感觉,有陌生和距离感。

原来夏生也曾私底下感激路朝西向家里求援的举动,但由于知道路朝西家不同意两人交往,她在日记本里用很大篇幅表达了不满——这不满并非是为自己申诉或和路家老人争辩,而是诅咒,连篇累牍的诅咒,她认为他们的存在妨碍她得到幸福。路朝西一下子怒不可遏。夏生此时走出了洗手间,一直保持高度警觉的路朝西慌慌张张地把日记本塞了回去。但在他刚刚拿起包要放到对面座位时,夏生一抬头,刚好看见他,还有他手里的她的包。在那很短很短的一瞬间,路朝西极为尴尬——说很短很短,是因为几乎就在同时,夏生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并不太响,还没走过来的夏生绝对听不到,但足以让路朝西吓得一激灵。

路朝西在这一激灵的提醒下甩掉脑中的尴尬,很自然地把包放到自己面前,然后打开,一边拿出夏生手机,一边招呼她过来听电话。菜馆里人声鼎沸,夏生只好拿着手机到外面去听。路朝西摆脱不了刚才偷看日记的兴奋感,冒险再次拿出夏生的日记本,继续快速翻看。原来在两人时常争吵的那段日子里,夏生将路朝西看为懦夫。她在日记中说,路朝西以前总是把自己粉饰得像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子汉,还说什么能给人温暖和幸福,其实都是屁话,他是个连自己都不会照顾的小孩儿。

即便是气急眼了,也只会摔东西,都不敢碰她一下——哪怕掐她脖子那次,也没敢使劲,一点老爷们儿样都没有。路朝西觉得自己就像被丢进水煮鱼锅里一般,体内外都散发着火气。来不及细看了,原本就是草草浏览的路朝西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又加快了速度,结果更让他震惊的内容映入了眼帘——某年某月某日,前几日在镇上某某水果店认识的小姑娘打电话说希望我晚上去她家住,因为她家大人都不在,她害怕。虽然到不是很熟悉的人家里过夜不太安全,但刚认识的时候,她同样也不认识我,却在看到我因为天冷而瑟瑟发抖时把她的羽绒服那给我穿,说明她是个好人,所以我答应了她的请求。

我知道路朝西一定不会同意我这样做,但我认为我这样做是对的,所以我不能告诉他,在路朝西回宿舍睡觉以后,我去了那家水果店。一开始我们有说有笑的,在床上相拥而眠,感觉就像是在家里和妹妹一样亲切。可是睡到半夜,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是被吓醒的,睡梦中感觉有人脱我衣服,可睁开眼睛发现这竟然是真的。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去哪了,我身边只有两个男人,他们看我醒来,就用东西塞住了我的嘴,威胁我不要反抗。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发生我身上的事,居然发生了。

我挣扎了几次,没用,他们死死地按着我。第一个男人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感到无能为力,只好由着他来,然后又是第二个男人我浑身上下都被他们摸过了,他们折腾了我好几次。那两个人威胁我不许说出去——我当然不会说,那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无关,别人没必要知道,我也没必要向谁汇报,或者是求谁原谅。如果路朝西有天因为这件事嫌弃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随便他吧。——好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如此不知自重、不知悔过,反而理所当然!路朝西简直要抓狂了。

路朝西想看看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但似乎这件事至此没了下文,只提到了那个小姑娘。夏生说事后怎么也联系不上她,虽然想过她可能是用来骗自己入瓮的饵,但还是更相信她也是受害者之一,并且为她祈祷,希望她不会有事。再后来,便是关于对路朝西的怀疑。路朝西原本以为自己和栗佳只是露出些许蛛丝马迹,不想在夏生这里早已确定无疑——只是感觉上确定无疑,她当然还没掌握什么证据。还没吃水煮鱼,路朝西已是汗流浃背。惊、慌、怒、悲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远比喝水煮鱼的油汤更丰富——只是这感觉并不让人欣喜。

夏生回来了,看着已经端上桌的水煮鱼喜出望外,连连招呼路朝西同享美味。路朝西慢吞吞地拿起筷子,心想这女人伪装的真够深,经历了这么多还有心吃水煮鱼。那顿饭是路朝西有生以来吃得最艰难的一餐。仿佛胸中和咽喉都填满了愤怒和惊恐一般,哪怕咽下去的只是汤汁,也极为艰涩。他一反常态地要酒喝,夏生很惊奇,旋即讨好地说我陪你喝吧。路朝西哼了一声说你别喝了一口又人事不省,我累了一下午可没力气把你扛回去。夏生笑嘻嘻地说不会,你要是喝多了我背你回去。

于是两人要了一瓶一斤装的二锅头,不年不节的,也没什么说辞,路朝西权当是顺顺嗓子,一口菜一口酒,没多久自己就喝了大半瓶。夏生不紧不慢地喝着,她感觉路朝西有心事,但又不想多问,其实这一下午她心里也对路朝西的表现有些不满,但她还是忍着,希望能等来路朝西一个笑脸。她再也没等来。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13.夏生的秘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