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7.褪色的新鲜

变装小说 仙女楼 7095浏览

都说便宜没好货,路朝西的变装道具们因为先天不足,禁不住路朝西隔三岔五的折腾。先是不到20块钱的**的肩带在末端开了线,从小就如小女孩一般心灵手巧的路朝西自行用针线缝上;接着是40多块钱的旗袍掉了两个盘扣,无处可寻;8块钱一条的抹胸背心某天因为用力过猛而断了一条肩带,路朝西索性把另一条也扯断,让背心变成了一件无肩带抹胸内衣;不到50块钱的高跟鞋某次因为穿上后崴了一下,居然在脚弓处撕开了一条口子;最后是4块钱的连裤袜,因为某次穿得太过着急,在大腿处扯破了两道。

异装男小说-7.褪色的新鲜

于是路朝西开始变得对它们不那么在意了。进入深秋,路朝西因为天凉,即便是周末也很少出去,总是缩在办公室里玩游戏、看电影,偶尔无聊至极,便去网上搜索那些让他魂牵梦绕的影视片段——他不喜欢情节过于直白、人物形象清新坦荡如同还没开蒙的亚当夏娃一样的电影,他觉得那些如同按照教科书上的讲义进行流水作业一样的机械化原始表演毫无美感,看了只会倒胃口——如果刚好自己也有兴致,就去变装;没兴致的话,他会因为无法填补的空虚而更加烦躁。

同样的烦躁还来自于工作环境。路朝西一直向往大都市白领一般高端整洁的工作环境,哪怕订书钉都是不常见的高端品牌。可这些在基层乡镇完全看不到,当2G内存的液晶屏独显台式机都已变得廉价并且大规模普及的时代,他居然还用着集成显卡的大脑壳,内存只有512M。除此之外还有破败的桌椅和房间,没一样是完整好用的。路朝西刚到时曾十分讶异机关里生态保护的完整性和生物的多样性:即便在儿时的科普读物上也未能见到过的各式蚊虫,贴着屋脊穿行的壁虎,走廊深处茁壮成长的蘑菇夜深人静时还能听见窗外的不明生物一刻不停地发出瘆人的哀嚎。

除此之外,迟迟未能进入工作状态也是路朝西烦躁的原因之一。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虽然已经做好了忘却以往成绩从零开始,心里却难免总是会想起在企业时的独当一面和领导的另眼相看。他原本也不十分清楚公务员的工作是怎样的,对基层更一无所知。在他眼里,那些穿着总像是蒙着烟尘色而且散发出异味的衣服、讲话粗声大气、牙黄鼻毛长的乡镇干部和上来办事的粗手大脚不会平心静气交流的农民们一样,象征着落后。要和这样一群落后的人打交道,于他是很困难的事。

基层工作的节奏也和他的想象不同,在企业时,毕竟不负责专业工作,加班是有时有晌的,而且有一定的准备时间,不至于让人措手不及;基层乡镇则不同,上面的部门经常毫无根据地下达让乡镇独力难支的“急难限重”任务,而且对休息时间少得可怜的乡镇干部毫无体恤之意,再加上辖区内三天两头的上访、火情汛情、邻里纠纷、儿女官司,乡镇机关和企业相比,就好像农村大集和国际化大公司。面对这样的工作,要像在企业那样进入角色,路朝西不知从何做起。

他虽然不喜欢领导拿他当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但也确确实实找不出有什么本事能证明自己不是新人。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路朝西来这里之前,因为考上公务员这样的壮举,在企业里很是被广泛传颂了一番。虽然劝说着自己不要骄傲,但他仍然很享受那段同事们竞相宴请、小姑娘们围着请教考试技巧的日子。在那段日子里,他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地讲述着自己的公考历程,每讲一次,又多一些新的细节和体会——此前那三次失败是绝口不提的。在这里大家几乎都是公务员或是参公管理的事业编制人员,没人格外好奇他所谓的丰功伟绩。

只有那些大学生村官和“三支一扶”志愿者们,他们的终极目标自然也是考上公务员或事业编,特别是那些考了几次都没成功的,或许会对路朝西心存羡慕和钦佩。只是这类群体也都是和路朝西一样的年轻人,年轻人自然是喜欢阳光快乐的,路朝西的阴郁气质也许让他们觉得很酷,但也会让他们觉得难以接近。所以路朝西听不到他想听的夸赞声,他和后来的祥林嫂一样,都被人剥夺了讲故事的权利。于是路朝西原先的成就感逐渐被挫败感代替,心情一天不如一天。

那些曾让他兴奋得颤抖的衣物也逐渐褪色。路朝西又一次在宿舍里穿戴整齐。他照着镜子。旗袍少了两个扣,丝袜有几处脱丝,高跟鞋裂了口子新鲜感不再。躺在床上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愤怒。他仿佛想把这愤怒对着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他用两只手扯住旗袍领口的衣襟,向相反的方向使劲一扯,旗袍仅存的那几颗盘扣也纷纷崩开,有几粒还掉到了地上;然后又抓住旗袍侧面的拉链上端,又是一扯,整个侧面完全撕开来。他把撕烂的旗袍扔起,看着它落到床下。

路朝西接着从侧面接缝处把抹胸背心和打底裤也扯开,同样扔起,落下;然后拽断了吊袜带,把两只长筒袜撕破,扔得高高的——只是这次再看不到那长长的优美抛物线。他像是在强暴自己。他仿佛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那些备受摧残和凌辱的女主角的胴体。再一撕,**从两个罩杯的连接处断开,长着不算浓密的细毛的**露了出来,路朝西用力地揉搓着自己平实的**。野马又在跃跃欲试,只是并不十分冲动,连汗也没出。路朝西索性来个干脆的,把连裤袜从裆部撕开,褪到脚踝,然后把蕾丝内裤也从侧面扯破。

他疯狂地攥着野马的脖子,享受着强暴自己的快感。这一次他让野马把口中的云雾喷在了蕾丝内裤上,然后用丝袜给它擦了擦嘴。所有衣物都被丢在地上,包括刚才没蹬掉的高跟鞋。路朝西看着他们,心里充满了厌恶。他用剪刀把每一件衣物都弄得破碎不堪,然后装在一个大号塑料袋里,四周夹上报纸和其他垃圾——他不希望这塑料袋在扔到垃圾堆后被一个极富想象力的拾荒者或清洁工发现。突然间来了尿意,路朝西裸着身体站在地上,把垃圾袋里浇了个精湿。一股骚味弥漫开来,路朝西又从洗脸盆里拿出洗衣粉和洗发水,每样洒了一些。

他把垃圾袋放在一旁的空床下,想着明天一早就到机关院外那个临近众多饭店、经常被倾倒大量固体和液态生活垃圾的巨型垃圾堆,把它丢掉。入夜,路朝西被一阵腹痛刺醒,辗转难眠。许是激情后图省事光着身子入睡,不巧染了秋寒。几番挣扎后,路朝西确信可以通过上厕所的方式缓解痛苦,于是草草披上衣服,到厕所方便。只是这方便总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肚子里仿佛有一股游击队一样的凉气,每当路朝西决心在厕所里围剿并彻底驱逐它们时,它们便隐身遁形;待路朝西在折腾后带着倦意逐渐入睡后,它们再次揭竿而起。

路朝西被这疼痛折磨得发狂,特别是在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状态下。他在床上借着月光看到了对面的那包垃圾,于是满腔的狂躁找到了**口。他打开灯,把垃圾袋拿出,在下面又垫上了几层报纸,然后把它们一起装到一个更大的塑料袋里,然后稍稍按扁,再把袋子打开,把袋口撑大。路朝西蹲在地上,屁股下对着那袋垃圾。里面虽然洒了洗衣粉和洗发水,但仍依稀可辨别出旗袍、丝袜和内衣裤的样子。去死吧,路朝西心里有这种感觉。带着这种恶狠狠的心情,污物夹带着偷窜进体内的凉气,迸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瞬间盖住了那些衣物,灌满了整个袋子。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7.褪色的新鲜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