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4.变装的演变

变装小说 仙女楼 10071浏览

路朝西的变装曾被母亲发现一回。那是在他初试变装的那个暑假之后,某个寒冷的冬日,星期天。父亲早早出了门,母亲在家拾掇了一会家务,准备上街买菜。路朝西估摸着买菜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于是CD变装的想法又开始在他心底作祟。自从那个暑假之后,虽然父母都不再出远门,但他也常利用双休日等一些零星的时间找机会玩变装,从未被撞破。只是有几次,母亲有些奇怪自己的衣柜,她开始念叨自己的衣服是不是被别人动过,但从未深究。路朝西没把这些当回事,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常人很难想到的,就算觉得自己的衣服被动过,母亲多半会觉得自己的记性不好,加上家里家外事情多,她绝不会知道真相。

异装男小说-4.变装的演变

路朝西大意了。也不知道是母亲临时有事,还是她特意设了个圈套,总之,在门外响起钥匙插入锁孔的急促声响时,刚把衣服脱掉一半、正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端详那匹野马的路朝西瞬间恐惧到了极点,他仓皇起身,从客厅冲出,直奔卫生间。原本还是有机会躲过去的,但不幸的是路朝西的衣服只脱了一半,母亲的内裤和连裤袜正挂在他脚踝上,关上卫生间门的一瞬间,内裤挤在了外面。正是第一次穿的那条深肤色的内裤,路朝西一直喜欢它的香味和束缚感,然而这一次这迷恋害了他。

也许不是那条内裤,不会被挤在外面,他后来想。虽然他以极快的速度又敞了敞门,把内裤抽了进来,可还是被母亲看见了。母亲在门外大声质问他为什么拿她的内裤。路朝西在漆黑的卫生间里——他自然来不及开灯——摸索着把母亲的衣物都藏到了散热器和热水器后面的夹缝中,对于母亲的质问他无言以对,他慌乱至极,不知所措。在母亲愈发严厉的催促声中,他**着身体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母亲确实想不到真相。她先是对路朝西的一丝不挂质疑,甚至还以为他要洗澡,但内裤是不可能被忽略的,路朝西撒不出谎,于是那些被路朝西穿过很多次的衣服像罪犯指认现场时发掘的证物一样被母亲一件不落地掏了出来。

真相让母亲大为惊愕。惊愕之后是极度的悲伤和愤怒。她不停地咒骂路朝西。路朝西不能知道母亲此时的确切心情,如果把愤怒和悲伤归结为一点,或许是她认为她生养了一个怪物——如果不是她的亲生骨肉,她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他;也正因为是她的亲生骨肉,此时的悲愤又尤为强烈。母亲说,你这样做,和污辱你的母亲有什么分别?你是不是还想看看我的**?想看,我现在就脱给你看!那时母亲的感觉或许就是生不如死吧,路朝西想。最终,母亲在路朝西涕泪齐下声嘶力竭的哀求中平静了下来,约法三章,从此不提。

虽然事情刚过去时她对路朝西一度很冷淡,路朝西也很识趣地更老实地缩在自己屋里,但后来总还是亲情冲淡了一切,母子和好如初。这之后很久,路朝西从男同学们私底下的闲扯中无意间发现并学会了野马的驾驭方式。在一次次尝试中,他的野马能从萎靡不振快速进入亢奋状态,每次都必吐尽污秽才能尽兴。然而次数多了,仅仅是驭马似乎无甚乐趣,于是路朝西再次萌生变装的念头。他逐渐淡忘了那次被撞破时母亲的悲愤,更不记得自己的狼狈和悔恨。母亲的衣物藏得更深了。

之前试过的那条深肤色内裤,或许是母亲觉得让路朝西的野马沾上了黏汗而厌弃,总之无法再找到;衬衫、连衣裙和高跟鞋也因为他身材的快速**而无法再穿。于是路朝西每次只偷拿极少的衣物:**、内裤,还有必不可少的肉色丝袜。只是这些还不足以让路朝西尽兴,但他必须保持隐蔽性,所以不能拿太多的衣物。于是他有了新的想法,平时压在自己床头柜里的床单、毛巾被,或是卫生间里的浴巾,拿出来叠一叠,围在上身和腰间,再披上浴袍,扎紧衣带,就像着了身古装一样,只是在享受变装快感的时候忽视掉它们原本的形象和作用便是。

这样的装束不仅随手可得,而且易穿易脱,完事了再叠起来放回去就是。只是对于母亲的衣物,路朝西更加小心。穿之前总要给野马垫上点东西,防止它的汗在母亲的内裤上留下罪证,脱下后还要认真检查内衣和丝袜上是否挂着自己的毛发,再原封不动地藏回去。就这样,这种习惯陪着路朝西度过了初中和高中,而且再未被发现。高考前最后几个月,路朝西为了祈祷自己金榜题名,一度下决心戒掉这个怪癖。他用各种信念和理想约束自己,男人的尊严、家族的荣誉、未来清新阳光的新生活,等等。

整整172天,他的确没有偷穿母亲的衣物,也没有去挑逗那匹有时感到压抑的野马。直到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他终于还是解除了禁忌——或许他本来也没想彻底戒掉,只是为了高考——那天晚上,因为许久不尝试,才刚刚脱掉了浴袍和那些床单薄被化身而成的裹胸和长裙,还没来得及去**那匹野马,野马就自行脱缰,许是压抑了太久,它在母亲内裤和丝袜的包裹里吐得一塌糊涂。大学里的生活自然不会让路朝西有变装的念头。即便有时间,也没有合适的空间,而且电脑游戏占据了路朝西生活的大半部分。

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路朝西的大学时光浑浑噩噩,没参加过勤工俭学,也没参与过社会实践,除了勉强合格的成绩单和大部分人都能拿到的证书,一无所获。他曾经豪情万丈地试图跑到北上广去,从最低层做起,一边寻找自己的兴趣点一边等待着一鸣惊人的机会。但这些在父亲看来,是极不负责任的痴人说梦;在母亲眼中,是了无希望的地狱噩梦。路朝西一度执拗,但终究胳膊拗不过大腿,而且他既没有实践资本也没有极具说服力的理由,只好回家,走了一家国企的后门。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4.变装的演变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