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2.变装的男人

变装小说 仙女楼 13316浏览

路朝西在下班后并没有急着走出办公室。单位里为他这样的家在异地的单身青年提供了宿舍,一日三餐皆有单位食堂保障。由于来单位报到的时间比较晚,路朝西在分配宿舍时落了单,一个人守着一间四人宿舍。不过这一点不仅不让路朝西介意,反而让他很满意,因为他一向不喜欢热闹,与其和一群性格不同志趣不投的人挤在一起,反倒是一个人好,而且还有足够的隐私空间。正是有这样足够的私人空间,路朝西才可以顺利实施他的计划。等了大约五分钟后,路朝西给电脑插上了自己的移动硬盘,把此前储存的一些在网上极难搜寻的视频文件一一播放。

有些镜头他是极为熟悉的,但看起来依然能引起他内心的冲动。看了一会,路朝西的心跳逐渐加速,西装长裤和内裤的束缚感慢慢增强。他估摸着那些和他一样住在集体宿舍的同事们差不多都已经到地下一层的职工食堂吃饭去了,于是打开抽屉,把里面的东西用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垃圾袋装好——包括那件今天下午才姗姗来迟的快递——然后轻手轻脚地潜回了自己的宿舍。宿舍在五楼,也是办公楼的最顶层——路朝西在乡镇政府工作,该政府机关办公条件简陋,办公楼原是当地医院集门诊和住院病房于一体的医疗建筑,若干年前因为某种鲜为人知的缘故转给政府机关,加以改造,于是成了现在的政府办公楼。

地下一层是职工食堂,地上一层是便民服务大厅,二至三楼是镇领导和各职能部门的办公室,四楼是大型会议室,五楼是单身宿舍和健身室。路朝西的宿舍就在五楼,不仅是办公楼的最顶层,还在走廊的最深处。路朝西就喜欢这样不易被人打扰的角落。路朝西反锁上了宿舍房门,又整理了一下被褥,在床边地上铺了几张旧报纸,然后在水盆里洗了洗手,再把黑色垃圾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床上,一件一件地打开包装。随着一件又一件的包装被打开,路朝西的心跳也不断加速,他仿佛能听见内心深处有极为粗重的急**声,手指也在发抖。

摆在床上的东西有:一条白色镶蓝色花纹的加垫**及配套内裤,一件白色蕾丝抹胸背心,一条白色防走光打底短裤,一条肉色连裤袜,一件粉色改良款长旗袍,还有那件迟到的快递包裹里的——一双白色大码高跟鞋。路朝西吃力地吞下一口口水。紧接着,他飞快地**自己的衬衣扣,脱下衬衣和背心丢在一边,蹬掉皮鞋,**腰带,把西裤、内裤和袜子一起脱掉,扔在一旁的空床上。然后先戴上**,他笨拙地把手伸到背后,摸索着挂上了**搭扣,还用手托了一下罩杯里的护垫,仿佛那也是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接着是内裤,内裤尺码比想象中的要小些,似乎不能很好地掩藏里面那匹披着鬃毛跃跃欲试的烈马。

然后是连裤袜,路朝西坐在床边,将长长的裤袜卷起,只露出脚尖的部分,然后先套在左脚尖上,一点点地顺着脚背、脚踝和小腿铺开,看着自己粗糙的腿脚皮肤随着裤袜的延展仿佛换了一层皮肤一样,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点迷恋自己的腿。穿到膝盖位置时,他又开始给右脚套上另一只裤袜,还是慢慢地在腿上铺开袜卷,然后轻轻提上裤腰。路朝西的大腿有点粗,所以他格外小心,很怕一不小心扯破或是撑坏了丝袜。接下来是抹胸背心和打底短裤,路朝西一直很喜欢白颜色的内衣,特别是这种女式内衣,白色显得更性感。

旗袍穿起来稍微有些麻烦。路朝西原本想买那种民国时期从领口到大腿根开衩处全都是盘扣的传统旗袍,可惜标价对于路朝西而言太贵,只好退而求其次,以相对要便宜不少的价钱拍下了这件改良旗袍。所谓改良旗袍,在路朝西的概念里大概就是融合传统和现代的设计风格。有些改良旗袍领口和胸前的盘扣很少,或者干脆就是摆设,拉链在后颈上。路朝西觉得这种旗袍无论是穿还是脱都太麻烦,于是选了另一种——盘扣从领口一直到肋侧,以下是拉链直到开衩处,旗袍无法像全开襟衣服一样完全打开,拉链和大腿开衩的顶端之间有一段是缝死的,需要像穿连衣裙一样套着才能穿上。

路朝西的身材略胖,一米七五的身高,一百五十斤的体重,无论对于女人还是男人都绝对算不上苗条。为了穿上合适的旗袍,他加付了店家20元加大手工费。路朝西先把旗袍盘扣和拉链全都打开,像穿裤子一样,先伸进两条腿,然后提到腰腹位置,再两条胳膊先后伸进袖口,最后拉上拉链,系好盘扣。最后是那双迟到的高跟鞋。路朝西从小就容易被电视里或者大街上这种经常与肉色丝袜搭配出现的纯白色高跟鞋吸引。网上有很多专门定制大码女鞋的店铺。路朝西平时是43的鞋码,为了防止不合脚,他特意多要了一码。

如果大街上出现一双44码的白色高跟鞋,想来很容易被人注意到吧,路朝西这样想。不过这双鞋绝对不会有这样被人关注的机会,因为它只可能出现在这间宿舍。路朝西穿上了高跟鞋。他缓缓地站起,轻轻地走到门口——他不希望这过于铿锵的脚步声被好事者捕捉到,即便多数人不会有这样丰富的想象力就此推断出现时现刻在宿舍里的这一幕,也难免会在第二天追问路朝西是否在今晚充分利用工作之余和单间之便同某佳丽畅谈人生。门上悬挂的穿衣镜里,映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当然,镜中男扮女装的“女人”,其实只有在衣着上才能看出;至于内心是男是女,恐怕路朝西自己也无法一下子就能给出确切而坚定的答复。至此,路朝西如愿实施了自己酝酿已久的变装计划。看着镜中的自己——路朝西刻意回避镜中自己的脸,他总觉得那里有一双陌生人的眼睛在看着自己——领口紧系的盘扣、因护垫而隆起的**、长旗袍、肉色丝袜、白色高跟鞋与这些细节相关相近的所有在脑海里沉积已久的记忆迅速浮到眼前,路朝西的脸颊在发热,他在床上躺了下来。

没多久,他伸出手,开始解旗袍领口的盘扣,一个接一个,脖颈、锁骨和抹胸边露了出来。解完最后一个盘扣,路朝西褪下衣袖,将抹胸背心和**的肩带都翻下,露出光滑的肩膀。他侧过头去贪婪地欣赏着自己,然后拉开拉链,将旗袍蹬到脚下,抬起两条腿,看着洁白的打底短裤和高跟鞋配着肉色丝袜,路朝西心中的激动逐渐冲向顶峰。他急不可耐地脱下抹胸和打底裤,两只高跟鞋也被蹬掉,丝袜脚在相互擦蹭。

是时候了,路朝西想。烈马有烈性,不应该再束缚着,而要尽可能地释放本能,让它自由自在地突驰,直至筋疲力尽为止。没多久,野马的兴奋达到了顶点,紧着尥了几下蹶子后,一声长嘶,大团云雾从口中喷出,大汗淋漓。

路朝西也像这野马一样耗干了力气,缓缓地瘫在了床上,浑身汗湿。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2.变装的男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