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2.吓死你和月胧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3547浏览

傍晚回家,保罗和暖馨没在,我进书房休息,姨父拿来卸妆液,“脚疼了吧?让你回家不听话,非要去玩。”

夜里脚疼睡不着,我在书房小**上来回翻滚,姨父在远处工作台做设计,明知我脚疼,却不管,后来我实在熬不下去,就主动开口,“姨父,有止痛药吗?”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2.吓死你和月胧

他绘图笔停在纸上,冷冰冰回答,“叫朝本。”我汗流浃背苦笑,“朝本。”

他放下笔走出门,工作台画纸上没有任何笔迹,他一个多小时站在工作台居然一笔没动,而我疼了一个小时,他却不管。

服下止疼药,还是疼,我如坐针毡盯着窗外,他挨着我坐,“不让你疼这一次,下回就没有记性!”

我不回答,他又说,“就算神药也不会吃下去就奏效,你现在需要分散注意力,想想别的事,等会就不疼了。”

我不想理他,实际在和脚疼作斗争,他突然聊起月胧。提到月胧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情侣,我满怀好奇看向姨父,半小时后,他讲很多月胧小时候的事,我笑喷好几次,脚就不疼了。

“喝掉这个,我在里面加了东西,有助睡眠的,不然睡到一半再把你疼醒,我就剩下哭了。”他拿给我一杯温水,我一次喝光,水很甜。

天亮,我睁眼看到姨父和小姨,她俩并肩看工作台,姨父绘图笔停在白纸上面,小姨摇头,“画的一点不像呢,没有她那种神韵和静态中的惊艳捕捉,你画功退步了。”

我揉着眼睛走去看,画纸上一个女孩在用餐,绘图笔的细腻线条勾画她一颦一笑,她唇角微微勾起举着筷子微笑,水灵灵的眼中暗藏一份灵动,居然电了我一下,我揉眼睛问,“这谁呀。”

小姨看我,姨父卷起画纸笑说,“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声,吓我一跳。”他收起画纸锁进柜子,小姨摸我头,“听说你和月胧交往了?”

我尴尬低下头,她抓我手,“加油!姨妈支持你,而且姨妈早就有这步打算,就是月胧脾气不太好,你多迁就她,好了赶紧画妆吧,我让朝本送你去她学校,正好带饭给月胧送去。”

我双手拎食盒走出家门,暖馨和保罗还没醒,来到月胧学校,姨父脸发黑,握紧方向盘瞪我,“赶紧和她分!”我下车进校门,他摔上车门喊,“敢不理我是吧?脚不疼了是吧!不是我昨晚哄你那时候了是吧!小白眼狼!”

学校景色优美,我心情不错,转身冲他冷笑,我效仿长谷川当初冲直升飞机喊,对他说,“你进来呀,有能耐你进来打我呀。”

我脚下有条警戒线标注着男性止步,他笑容满面走过来,在警戒线外盯着我眼睛,“蓝纱我告诉你,我叫朝本长庆,人送外号鬼朝本,因为我从不按套路出牌,你别逼我扮成超级美女潜入学校监视你俩,吓死你和月胧!”

他扮成超级美女我不信,吓死我倒是有可能,我憋不住笑,月胧来了。她白色连衣裙惊艳亮相,气的姨父脸色发绿开车离开。

分钟后,我和月胧来到教学楼附近小广场,她揽我坐长椅,食盒被扔在一边,我婉转表达不想坐她怀里,她不听。

广场上很多女生注视我俩,我嫌丢人一直看那些女生,她不许。“蓝纱,请你看我好么,老公我坐在这你不看,却看别人?”

双手搭在我腰上,她眼不停打量我五官,我脸任何一个细节都要看上很久,气氛有些尴尬,我问她要不要吃饭,不然食盒凉了,她不尴尬,温柔说,“我好喜欢你的声音,再说些东西给我听好么?”

我尴尬笑,“还是吃饭吧。”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2.吓死你和月胧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