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35.刚才那是我第一次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4321浏览

“你误会了守骏,我有说让蓝纱接客?”老师堵住门不让守骏离开,守骏冷笑,“她不接客留在这干什么?让我白养她?”老师上前几步抬头看守骏,“我也不接客,你也不打算养我了?”

守骏掏着耳朵装作心不在焉,老师指他鼻子,“守骏,请你不要忘了是谁让金色琴弦做大,她叫十零!就是我十零,是我成全你个下三滥,帮你平步青云走上神坛,没有我坐镇金色琴弦,你屁都不是!”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35.刚才那是我第一次

“好好好,我的小姑奶奶,我惹不起你行吧?”守骏扯掉领带坐下来,不走了。我在门边抱着胳膊看她俩,老师脚抬起很高,踩在守骏肩膀上面一顿蹬,“你走啊!她怕你不知道么?”

守骏山岳般的体格被她蹬得晃来晃去。“我让你走!”老师手挥起来打守骏后脑勺,守骏眼色变冷,突然抓她脚。她黑丝小脚没有守骏手掌一半大,守骏抓到她以后用力一拽,老师瞬间倒地。

老师重重倒地以后,守骏扑上撕她短裙,她双手护住短裙死不松手,我就不想看了。我转身面向门外,老师挣扎喊,“放手神经病!滚!”

守骏嘿嘿笑,“你总看蓝纱干什么?哦,我懂了,原来我家亲爱的心里装着她的小徒弟,师徒恋呀?蛮时尚嘛。”

老师故作镇定说,“警告你不要乱讲,还有,马上放开我,我就原谅你这次,我说放手你没听见?守骏!放手!放开我!滚!”

我关门来到外面,守骏一直哈哈大笑,五分钟过去,老师哭了,哭声断断续续一直骂守骏。

1小时后,守骏意犹未尽走出小屋,我靠在一棵树上没看他,他笑嘻嘻来到我身后,“说好12点等你,别和我耍样。”

1分钟后,老师来到我身后,她身上换了一套衣服,依然美的像幅画,冷冰冰说,“跟我走。”来到金色琴弦后门,她打开门冲我挥手,“走吧你。”

她面无表情注视地面,眼眶微微发红。我吃惊,“我可以离开了?”她嘴角微微抽动,对着地面吸鼻子问,“还不走?”快步走出后门,我没回头。

我走出很远,她突然哽咽,大声问,“刚才那是我第一次,你相信吗?”她语气透出一种埋怨,我停下脚步,她声音颤抖重复,“你信吗?”我了解她,知道她最会骗人,最爱坑我,不过听她哭出声,我心突然难受。

抛开我俩那些恩恩怨怨不提,她最初对我不错,教我识字,教我做人,最主要是她对暖馨好。

我深呼吸盯着地皮,她哭着否定我,“不,你不信,我说的任何东西你统统不信,就因为我骗过你,伤害过你,可是我想说,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比我更珍惜你!你相信吗!”

她问我信不信,我抬头看天,轻轻摇头给她看,她泪流满面指控我,“其实你也是骗子,你也很会骗人……”对,我一样会骗人,我现在就在骗她。

“蓝纱,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想要什么,行!我成全你,你自由了!我和你之间从此以后没关系了,你走吧!永远别让我看到你!”

她关门以前扔来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在夜幕中划出一道水银色轨迹,正好落在我脚下。

这东西我认得,它源自中国,属于地摊货,价五元钱,是一枚戒指,我最初做女装子时买来自己戴的,然后她抢走戴在自己手上,说戴几天就还我,然后一直没还,那是她第一次骗我。

弯腰捡起戒指放进口袋,我回身打量金色琴弦壮观的建筑群很久,同时默念一个人名,因为我要记住他,并且恭喜他,他上了我的黑名单。

回到大宫馆,姨父大嗓门在里面喊,“宫紫裳呀宫紫裳,我和你说了一百遍!不许蓝纱干这行,你怎么就不听?现在好了?人被扣下了,还签了什么协议,我猜那是身契!”

我走进门,长谷川冷笑,“朝本长庆,你不是很能耐吗?你在我家撒野那股劲呢?你不有飞机吗?把飞机开来呀,然后弄一挺机关装到飞机上,飞到金色琴弦上空扫射呗,你跟小姨发什么脾气,如今你应该考虑的是……”

我微笑打断他,“考虑几点回家睡觉?”眨着眼睛冲她们笑,她们同时惊呆,长谷川和松浘共同起身,姨父背对我,小姨一脸惊喜跑过来,店员们喊,“蓝纱姐!”

没看到龙三,我问小姨,“三公主呢?”小姨思维跟不上我节拍,抓我手问,“金色琴弦把你放了?还是你偷跑的?”耐心讲出我这一整天的经历,他们一字不漏认真听,我讲完以后,姨父说,“暂时别让蓝纱在这呆了,让她搬回去住。”

小姨不同意,“不行,这店是她盯的,她走了谁管理。”姨父喊,“你个女人什么都不懂!她老师在金色琴弦说话不管用,真正做主的人是守骏,她老师私自放了她,守骏能罢休?”

小姨只管问我,“十零是你老师?”长谷川和松浘不清楚老师是谁,长谷川见过老师,却不认识。

小姨对老师很感兴趣,我不想讲给她关于老师的事,我岔开话题,“三公主呢?”小姨摇头,“不清楚,他打给我一个电话,人就不见了。”我掏出手机打给龙三,他不接。

我反复打给他,姨父说,“店被砸成这熊样,短期内不能营业,有事咱们回家说吧。”姨父笑容满面推我离开,长谷川说,“朝本长庆,记住保护好你的项上人头,当心有头睡觉,无头起**。”

长谷川曾经对天发誓,亲手切下姨父的头颅让我唾弃,看来他没忘。姨父对他一笑,我们就走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35.刚才那是我第一次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