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3.咱们回家好不好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4240浏览

“1小时。”姨父威风凛凛强调一小时。然后指向在场所有人,“1小时内我见不到她,就让你们全家上下永远趴着做人!”

他面露凶相,盯着手机拨号,长谷川家男丁同时上前一步,松浘带的头,老爹起身阻止他们。

老爹眼阴冷,瞪他们很长时间,男丁们才回到原位,椿绯姐攥紧自己衣袖说,“这个朝本长庆究竟什么来路,父亲居然忍让。”

她咬紧贝齿盯着外面,我起身走向门口。脚上木鞋走不快,我低头踢开鞋,身上和服更碍事,和服层层件件包着腿,被我一把捞起拎在手里,腿才释放出来。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3.咱们回家好不好

快步走出去,阳光照耀我脸,姨父望见我,眼中瞬间集合千万种情绪,羞愤!惊艳,后悔,恼怒!反正他脸上表情老精彩了,五颜六的。

我光脚跑下台阶,长谷川怒气冲冲跑来截我,“谁许你露面的,回屋去。”

我提着衣摆绕开他,“你别管,我就和他聊几句,你有恩于我,不能让这把火烧到你们家。”

跑到朝本长庆面前,我放慢脚步停下来,他脸狰狞像鬼,收起手机做出一个举动,他摸我脸。

他大手可以覆盖我整张脸,托起我左半边脸和下巴,他大拇指轻轻摩挲我嘴角,盯着我腿和脚冷笑:“你这是诱谁呢我的大小姐,你到底要不要脸?要不要?”

他语气平静声很小,手从我脸滑下来放到肩上。

双手搭在我两侧肩上,他两手同时抓紧我春绿的和服,一字一顿问:“我一路追来京都寻你,没向任何人透露你的真实性别,因为我在给你留面子,看来我想多了,你根本忘了自己是个男孩子,对吗?”

老爹冷眼注视我俩,四周非常静,我平常心说:“我扮成这样来长谷川家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想知道这个原因,咱们换地方谈。”

“原因?我看不对,是你忘了自己属于什么身份,那就让我来提醒你好了!”他盛气凌人的气场突然展开,大手抓紧我身上和服,咬牙切齿向两边一撕!

和服脱离身体,我眼瞪大,愣了!

四周惊叹声不断!长谷川撕坏喉咙喊,“朝本长庆我捏死你!!!”

撕成两半的和服落地无声,阳光直射我的肌肤,周围人在看,在惊叹!

他们目光如同一把把尖刀,翻来覆去割痛我全身白肉,我冷,身上冷,就像凭空出现一桶冷水,从我头顶直线浇下,一点情面不给我留。

长谷川发疯冲上前被人重重拦下,老爹看不过去,一步跳上前锁死长谷川手腕脉门。

老爹脸上没表情,而我从头到脚仅剩白底裤和白袜,长谷川怒火中烧,双眼充血,挣扎中怒吼!“朝本长庆!我长谷川对天盟誓切下你的头颅让她唾弃!朝本长庆!!!”

姨父脱下外衣围在我身上,我瑟瑟发抖抬不起头,男丁们议论纷纷,“蓝纱小姐是男儿身?男孩子!”

椿绯姐惊呆站在主屋门外,姨父弯腰抱起我两个腿弯。

他默不作声带我离开,长谷川家一片混乱,长谷川一直吼!“都别拦我!滚!!!蓝纱!蓝纱!!”

乘车离开长谷川家,我浑身发冷抬不起头。

半小时后,姨父取下我头上玉簪扔到车外,车子路过一个商店,姨父喊停。

“你们进去给她弄套衣服。”

司机回头看姨父,坐副驾驶的男人犹豫着问:“买男装还是女装?”

姨父皱眉,“你眼睛有毛病?选女装!”

衣服买回来,司机和那个男人跑的满头汗,司机毕恭毕敬拿给我衣服,姨父下车说:“我现在进商场逛一圈,如果回来以后,你还没换好衣服,就别怪我不客气,还有,收起你那个死人样子,别给脸不要。”

他一身火气走向商场大门,我手颤颤巍巍摸向衣服。

姨父回来时,手上拎了很多东西,他打发走另外两个人,脸上挂着微笑。

他坐到驾驶位,回头递给我一个大盒子,我接到手上看,是游戏机,刚买的。

“那天你给我一脚,我看你屁股上装着这玩意,你喜欢电玩?”他发动车子离开商场,嘴上不停和我沟通,属于打个巴掌赏个甜枣,不过这个巴掌太狠,太无情。

晚上来到餐厅吃饭,他点完菜,又送给我一样东西,一条蓝丝带,颜非常艳。

我假发被他全部拢到胸前,蓝丝带被他亲手绑到头发末端。

“我听长谷川那小子喊你蓝纱?你叫蓝纱?”餐厅众目睽睽很多人,他蹲在我面前,我坐着点头,“对。”

他凝视刚绑好的蓝丝带,意犹未尽那种称赞,“好美的名字,别人给你起的?”

我四肢僵硬继续点头,他无奈,“我知道今天自己很过分,我发誓不会有下次,好了咱不吃了,看你也没心情吃,咱们回家好不好?”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3.咱们回家好不好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