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6.再见朝本长庆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4746浏览

他俩一起下车,我走到门口按下铃。铃声从室内传来,长谷川和松浘人圣一左一右站在我身后,一起盯着我脸。

门开,姨父懒羊羊打着哈欠,当看清了我是谁,他眼睛定格了。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6.再见朝本长庆

“小辰?”他惊喜若狂抓向我,我两步后退撞上长谷川和松浘人圣,他俩同时扶我,我就叫:“暖馨!”我冲房子叫,姨父手僵在半空,我继续叫:“暖馨!”

“小辰你别这样,求你听我解释……”姨父一把抓住我胳膊,我甩掉说:“滚!”姨父用力摇头,冲出门口势要拽我回去,松浘人圣举起手阻住他,手按在他胸前问:“大叔,有话好好说,警告你别动手动脚的。”

“你们什么人?”姨父眯起眼打量他俩,大房子里安安静静没有声音,暖馨不在。松浘人圣摇头笑:“我还想问大叔你是谁呢,”

姨父冷笑:“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是谁。”他敞开衬衫两颗扣子,甩甩拳头一副要干仗的意思。

松浘人圣不虚他,拽我去后面说:“这位大叔真有趣,我陪他玩玩。”

一步冲进他俩中间,我没管他俩怎么瞪对方,直接问姨父:“朝本长庆,我妹在哪?她回来了?”

姨父换上笑容冲我摇手,说没有,但语气一顿,他改口了,说:“早就回来了,她病情好像不太稳定,我领你去看她好吗?”

呵呵,他一脸虚伪百分百在骗人,当我傻逼呢?

“朝本长庆,请你把我手机拿下来,快点。”

当初他丢我在餐馆门口,我身无分文,手机都没带。没有手机,我联系不上暖馨,所以手机必须拿回来。

“小辰你听我解释,我知道当时在餐厅不该冲你发火,我已经很后悔了!可你没有考虑我当时的心态……”

不想听他放屁,用力推开他,我冲进房子决定自己找。跑上二楼当初那个房间,我闯进屋,房里很干净,没有手机。

这时楼下已经乱套了,我听到长谷川嚷着:“开门大叔!大哥撞门!”

我打开抽屉到处找,姨父跟进来关上门。我回头看他,他脸很黑,问:“楼下那两个男孩什么人?”

撞门声从楼下传来,每响起一次,姨父脸就难看一分,我没管他继续找,姨父冷声说:“小辰你听好,从现在你哪也不准去,还有,只要那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闯进来,我就有权利报警抓他们,还要告他们拐骗。”

我翻箱倒柜,嘴上说:“长谷川才没拐骗,我自愿的。”

“你自愿的?自愿打扮这么诱人给他们看吗?回答我!”

他大手抓住我连帽衫用力一甩!我就**了,飞上来的,咋上来的都不清楚,他扔的?

“你一个男孩子竟然打扮成这样和他们混,我看你就是贱!行我让你贱,让你贱个痛快!别躲!”

他扑上来百分百要揍我,被我一脚踹中脸,踢得很准。

他捂着鼻子退后几步,我跳下床直接跑走。

我跑到一楼客厅,大门被松浘人圣的铁肩膀正好撞开。

大门飞下来落到我脚下,松浘人圣捂着红肿的肩膀问:“门没碰到你?”

我摇头跟他俩离开,街上已经围满人。

街坊邻居出来看热闹,我们三个跑上车途中竟然碰到熟人,月胧居然在。

她双手提着黑皮书包,目光定格在她们家坏掉的大门上,姨父正好冲出门喊:“你回来!”

姨父鼻子流下鲜血,月胧惊呆的样子看向我,说:“松浘君?”

她目光转移到松浘人圣身上,松浘人圣没看到她。

我们上车驶向前方十字路口,月胧在车外直勾勾看我。

姨父全速扑上来,我们车子已经跑远,我听到月胧问:“父亲,那不是你的女人吗?怎么和松浘人圣跑了。”

姨父问:“你认识他们?太好了,容我打个电话……”

听到这,她俩后面说什么我不知道,因为车开远了。

中午,我们停车在沿海公路吃外送。

我端着盒饭闷头吃,松浘人圣在后视镜偷看我和长谷川。

长谷川站在车下面,车门没关。

海风吹在我脸上,长谷川一手捏着湿巾,一手抓着我脚脖子,把鞋底血迹用湿巾抹掉。

长谷川扔掉湿巾,我知道他憋坏了,他有话问。

我小口吃着东西说:“朝本长庆,那人名字,是我姨父。”

“哦?姨父?干嘛主动说出来,我问你了么?你认为我想听么?我有必要听?”

这死傲娇总装王八,我气笑了。

抵达京都,我们隔天晚上到的。

按照长谷川的安排,我要见她父母,冒充是他对象。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6.再见朝本长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