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5.身价不菲的私人物品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5376浏览

我醒来时,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床单味道清新干净。感觉额头上有东西,我摸了一下,是纱布。“别乱碰。”长谷川抓我手,不许我碰纱布。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5.身价不菲的私人物品

发现天亮了,我头晕晕的问他:“机票,给我。”他答非所问,“这里是我自己的家,还有,很抱歉通知你一件事,你头发剃光了,因为伤口有点长,缝了好几针,你有印象吗?”

我望着他眼睛重复:“机票。”他不看我,盯着床头柜说:“好了,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好好养伤,我放学再来看你。”

他走出房间,我想追,不过坐起来之前,我居然不能动。我右腿夹板,膝盖肿起一大片,颜发紫特别疼。

晚上,我面无表情看天花板,长谷川走进房间,端来一些吃的。他让我吃,我吃了。我天生命贱,饿了就吃,不会和命运抗争。我靠在枕头上吃,长谷川很满意的看。

随后几天,长谷川早晚各来一次,除了送饭看我吃,我俩不说话。

一周以后,我腿上肿块消了很多,长谷川送来一个笔记本教我用。

高科技这种东西我一窍不通,长谷川很有耐心,仔仔细细教会我以后,给我装了一个软件,学习日语的软件。

学了一个月日语,我和长谷川熟了,人非草木,就算猫猫狗狗在一块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何况是人。

后来又过去一个月,我终于敢下床走动,只是不能走太快。

他扶我在花园里练习走路,我俩说说笑笑用日语交流,长谷川夸我:“行呀你,日语进步挺快嘛,日常对话基本上没问题了。”

不是我进步快,而是整天在床上挺尸,除了学日语,我没事可干。

“我现在可以邀请你留下来了?”他笑的明媚动人,真不像男生。

“你希望我留下来吃白饭?”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

他扶着我胳膊,轻轻点头:“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去,但我有眼睛,可以仔细观察,你性格乖顺,没有脾气,喜欢安于现状,恰恰你谈吐很有气质,属于见过大世面那种,所以我猜你以前一直被人养着,而且你画妆以后那种杀伤力,我曾经见识过,我就敢肯定,你是身价不菲的私人物品。”

我开玩笑问:“你真愿意养?”

他郑重说:“养。”

我点头问:“需要我做什么?”

他无奈的摇头:“你真讨厌,我就烦你这种聪明人,一点**不给别人留,总之你先养好伤,同时学好日语,然后打扮漂漂亮亮的,跟我回一趟京都的家,帮我做一场秀,可以吗?”

他说的这场秀,大半年以后我俩才着手准备。

重新戴上假发,长谷川拿给我的衣服很普通,灰连帽衫,七分裤,滑板鞋,和他自身的运动系打扮十分相似。

我仔仔细细弄脸,他帮我举着镜子。

看完我弄脸的整个过程,他和姨父当初一个样,惊呆了。

我俩出发去京都,长谷川找来一辆商务车,司机居然是松浘人圣。

拜他所赐,我三个月没起来床,我俩仇家见面格外眼红,我眼红。

没给他好眼,我坐上他的车,在后驾驶玩游戏机,他俩在车后面谈话,松浘人圣冷声质问:“你脑袋穿刺了?她那么恶心一个伪娘,你带她回去见父母?”

长谷川呵呵笑:“大哥,我发现你很虚伪,当初看上她的人是你,打她半死的又是你,现在后悔的还是你,你不觉得自己很逗么?”

“我后悔?我会因为揍她一顿后悔?信不信我现在拽她下来直接弄死!”

长谷川笑声不停,说:“好,那我问你,这小半年你隔三差五在我家附近徘徊什么。”

“我就是过来瞅瞅!怕她伤太重死过去,我可不想摊上人命官司蹲监狱。”

“行,既然你那么烦她,我俩不求你做司机了,下车宝贝!”长谷川使劲敲车,松浘人圣愣住说:“你叫她宝贝?”

我滑板鞋落到车下,松浘人圣说:“行了快上车,反正我学校没事,就送你俩一程。”

“就一程?大哥你太抠了?你让我和宝贝步行去京都?”

“行了你可别宝贝了!送你们到家门口!”

重新回到车上,松浘人圣气鼓鼓发动引擎。

长谷川挨着我坐,小声问:“叫你宝贝没生气?”

他不嫌恶心,我无所谓。

我盯着游戏机屏幕笑了笑,他掏出自己那个游戏,耀武扬威和我联机对练。

两小时后,长谷川玩冒汗了,他手笨玩不过我,气的抓向我游戏屏幕,一个劲捣乱。

我跟他闹着,发现外面这条街很熟悉,我抬头看到小姨家,就喊:“停车。”

松浘人圣急刹车,我盯着小姨那扇白门暗暗攥拳。

“怎么了?”长谷小心翼翼在我耳边问,我打开车门,一步迈下去,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5.身价不菲的私人物品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