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3.我不是女人,我是伪娘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6886浏览

他们是一群学生,半数以上穿着学校制服,通过他们吞口水的样子,我发誓他们没安好心。我抓着铁栅栏起身,他们共同上前一步缩小包围圈。

“都围上来做什么?没看到她很怕?退回去。”一个黑皮肤男生瞪他们,他身高恐怖,肌肉健硕,手上提着大大的运动包。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3.我不是女人,我是伪娘

我后背紧贴墙壁盯着他,他来到我面前,迟疑着问:“无家可归?没地方住?”

他音浑厚,语气温柔,我却听不懂他的鸟语。他笑容阳光对我伸手,很紧张的说:“我愿意给你提供住的地方,你肚子饿了对吗?我领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他脸红脖子粗说完,周围人就偷偷笑,只有一个人没笑。这人皮肤白皙,身材娇小,五官特别清秀,冷不丁看,还以为是女生。

我盯着这个男孩的娃娃脸,黑皮肤男生又说:“听着,我绝对不是坏人,看到这个校徽吗?”

他轻拍自己前胸,上面有个校徽。我一脸戒备,他双手递上来一个小册子,说:“这是我的证件,我叫松浘人圣,我真不是坏人,只想帮你而已。”

我皱眉说:“很抱歉我听不明白,能让我离开吗?”他目瞪口呆,回头问:“她小嘴巴说的什么?你们谁能听懂,快翻译!”

后面那些人面面相觑,娃娃脸男生忽然开口:“你是中国人?”他中文发音不是很准确,可我至少听得懂。慢慢冲他点头,我看见黑皮肤男生就追问娃娃脸,“告诉我她说什么,快点告诉我!”

娃娃脸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苦笑对我说:“我叫长谷川一真,旁边这位是我义兄,他叫松浘人圣,义兄感觉你有困难,愿意仗义相助,你迷路了?”

我哪里是迷路,而是被遗弃。想到这,我心难受,就抱着胳膊垂下眼皮,松浘人圣大声问:“她怎么闷闷不乐的?你和她说什么了?”

长谷川一真非常无奈,他低头看自己两只手,小手握了握拳,突然喊:“请你你沉住气好吗!你之前那种淡定呢?还分析她没钱花,说她无家可归!这不都是你说的吗!你看上她了可以直说!何必拐弯抹角急成这样,我帮你追她不就完了?我死也帮你追到手还不行么!”

长谷川喊得嗓子哑了,俏脸爬上一片红晕。松浘人圣不敢说话,现场就静了。

隔了一会,长谷川深深吸气,苦着脸问我:“这位小姐,如果你有麻烦,我和义兄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一个请求,我义兄心地善良是个傻瓜,他很可能看上你了,当然,我不会强求你和义兄发生什么,只是希望你能把女神光环削弱一些,不要冷着脸对待我们,可以吗?”

他表情诚恳,我呵呵惨笑:“对不起,你那位义兄可能错爱了,我不是女人,我是伪娘。”

我笑的很惨,他脸震惊,“你是女装子?”我点头。他不信,摇头说:“你能拿出证据么?”我本身就是证据。

“代我谢谢你义兄一番好意,告辞。”弯腰对他们鞠躬,我走下台阶决定离开。

他跑来截我:“请等一等!”来到我面前,他眨眼飞快,显然有话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表情很纠结。

他看向松浘人圣,仿佛做了某种决定,一脸诚恳开口:“你究竟遇到什么困难,方便讲给我么?”对他说我被抛弃?就因为我是卖笑的,导致姨父嫌弃我,看不上我,而被抛弃?

他又问:“你是在那种场所上班的?是游女?”

我笑。怎么每个人都以为我是卖的,不过也对,我确实是卖的。

轻轻对他点头,我笑的悲,他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嫌弃,问:“你姿超绝,至于流落街头?那么请问你出场费多少,我买你一夜好了,成交么?”

我摇头。他变脸如翻书,冷笑说:“怎么?以为我一个学生身上没钱?放心,你尽管开价好了,我决不还价。”

以前在东厢上班,我深知人不可以貌相。重新打量他一遍,我发现他皮相极好,唇瓣红嫩,一定是细粮养大的,说不定真能帮我达成愿望。

“……我……我不要钱,我要一张回中国的机票就好,我只想回家。”

提到回家,我眼眶有些热,他面无表情看了我一会,承诺说:“好,从现在起你是我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明早我给你票。”

他转身走向松浘人圣,一脸痛心的样子说:“大哥,她的遭遇好惨呢,她是中国女孩,被咱们这边一个坏小子骗到日本就不要了,不过她同意和你走了,你千万对她好点。”

松浘人圣眼睛亮了,问:“她真同意了?”长谷川微笑点头:“真同意了,咱俩快领她回去,她说累了,想睡觉。”松浘人圣远远观察我,笑说:“我觉得应该先吃饭,她好像很饿。”

“她说了不饿,好了赶紧回家。”长谷川跑回来拽我,我们就上了路边一辆面包车。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3.我不是女人,我是伪娘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