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0.父亲,女儿觉得您在玩火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5927浏览

第二天,我起床在浴室刷牙,姨父兴致勃勃说:“我联系上月胧了,她说下午和咱俩在餐厅见,额?你卸妆了?”我无语,他在浴室门外说:“你脑袋让驴踢了?放着站在顶端的女神不做,居然当丑男?”

继续不理他,他没完了,一本正经说:“我跟你说,下午见我女儿以前,你给我变回去,我牛逼都吹给她听了,你可不行拆我台。”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0.父亲,女儿觉得您在玩火

中午,我看电视播的中文频道,他献宝似的拿来一套衣服,我拿起来几件看了看,就有种揍死他的冲动。

“你干脆让我光着出去算了,拿走我不穿!”他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拿我当神仙拜,“算我求你了大哥,你赶紧换上,我牛皮吹出去了就不能掉链子,月胧也等着看你呢,你赶紧的。”

回房抄起画脸工具,我仔细弄着每个步骤,他坐旁边傻看,一直说:“弄的艳点,最好是成熟当中包含少女青涩那种,要嗷嗷好看的,我一定重重有赏!”

按照他说的,我画完放下各种工具,在床边换他拿来的衣服。我脚踩在床上提上丝袜,轻轻拽了拽袜子的蕾丝边,他问道:“你以前究竟做什么的?”

原来小姨没讲给他我的全部情况,我应该领情。默不作声穿好衣服,他排场整的挺大,出门前弄了一条戴到我脖子上。

他小心翼翼帮我戴好,我就知道这项链一定很名贵,不然他额头不会渗出一层汗,还脸红脖子粗。

来到车库取车,我俩半个小时车程来到一个餐厅,我下车看了看餐厅门脸,就知道这里是星级场所。

我俩走向餐厅正门,服务生小跑出来开门,他屈起胳膊示意我,我就双手挽住他胳膊,于是老小子逼神附体,走进大堂以后先是大咳三声,逼装的很圆。

一些在大堂休息的男宾女宾抬头看我俩,他高姿态领我进了电梯。

电梯内就我和他,他一脸满意作出评价:“行呀小伙,这种高端环境之下你居然不怯场,微笑还特别完美,我真小看你了。”哥以前是干啥的?还用他来夸?

电梯门打开,放眼望去一个金大厅,风格不是日式和风,一张张盖着白布的大圆桌布满红毯,场地却显得很空洞,因为整个大厅只有一个女生。

她穿着雪白百褶裙,两条细嫩长腿叠在一起,扭着身子坐在中间一张圆桌低头看菜牌。她脚上白高跟鞋非常闪亮,我和姨父走出电梯,她晃了晃脚,差点给我闪瞎。

“来人。”她小声叫了一下,特有那种少女嗓音像极了风铃,只可惜我听不懂她说什么。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侍者跑到她身边,她五根手指插进秀发轻轻一捋,黑发就飞扬了。

她抖抖头发冲侍者微笑,道:“这两页每种菜系的第一道菜,都给我上一套。”侍者微微鞠躬转身跑走,她合上菜牌随便丢到桌上,我突然感慨,什么叫白富美?这才是白富美!

“那是表妹?”我有预感她是月胧,这才问。姨父轻轻冲我点头,笑的很有绅士风度。

盯着月胧的完美侧脸,我由衷赞道:“她真漂亮。”姨父走动中对着窗外挑挑眉毛,用日语笑道:“不及某人。”

月胧听到这句话,她先是回头然后起身,视线正好和我相撞。她把我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回头,眼就突然凝重起来,对我一阵皱眉。

姨父快走几步帮我拉开椅子,月胧这才双手压住裙摆对我鞠躬行礼,我弯腰回礼,侍者就来问我们喝什么,我搞不懂日语,姨父帮我回答:“给她冰露加糖,再点一些花露进去,还有水不要太冰,我不希望伤到她牙齿。”

侍者后退三步鞠躬离开,月胧就换了目标,她不看我了,改成看姨父。

她皱眉好像有话要说,姨父帮我脱掉外套,对她笑道:“有话尽管说,她个小迷糊不懂日语。”

月胧快速看我一眼,说:“父亲,女儿觉得您在玩火。”姨父拽下领带挽起衣袖,笑问:“哦?玩火?怎么说?”

他们父女俩聊天,我纯粹打酱油。

姨父笑着问:“她太漂亮了对么?你很吃惊?”月胧点头,“略有吃惊,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姨父盯着桌面良久,轻轻点头:“都说了是情人。”

侍者送来三杯喝的,我拿起灌了一小口,味道甜滋滋带着一种醇香,蛮不错。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0.父亲,女儿觉得您在玩火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