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一个男人的心声——扮成女人让我觉得平静

变装转载 仙女楼 8766浏览

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却常常脚穿高跟、身着长裙、耳戴吊环——以一个标准女人的装扮来打理自己,先是在自己的屋内,后渐渐出到厅堂,被周边的人惊为异数后仍不改初衷。

一个男人的心声——扮成女人让我觉得平静

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扮成女人让我觉得平静、舒服。”但他逐渐不满足于屋内的狭小空间,穿着裙子走向社会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在他了解到可以通过手术改造逐渐令自己厌恶的躯体后,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成了他日思夜想的事,但高额的手术费用横亘在前,令他无法呼吸。

极度苦闷的他跑到晋江深沪边防所寻死,从二楼跳下身体都已经悬空,幸被民警扯住腿才未坠地。他是如此苦闷,寝食不安,甚至“连梦里都是自己变成女人的场景。”这是江西人古月的女人梦想。

戴着假胸,不爱男装爱女装

古月穿着白色裙子配绿色横条纹T恤,戴着耳环,挽着发髻,胸部丰满,笑着出现在深沪壁山村某民房的石头门内,满是胡茬的脸荡漾开来,让人觉得有些突兀。

这是一栋海边的小石头房,古月就租住在面海一侧的小屋内。屋内床边地板上铺着一床毯子,毯子旁边一张杂乱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台小型电视机,加上一个旧式的衣柜还有几把小凳子,就是屋里的全部摆设。

自从9年前来到深沪后,古月便一直租住在这个地方。

一开始,他只是在屋内穿着女性的衣服,后来,慢慢就移步出门了。但是裙子,确是一直都没有穿出门的,甚至都没有出过自己睡的小屋。

“其实,穿女装是自小以来的习惯。”古月说,他从小到大很少穿过男孩子的衣服。他的父亲在他9岁时便去世了,随后母亲匆匆改嫁,自此他和弟弟便跟着爷爷过。

记忆中的爷爷是一个喜好女装的人,古月还记得爷爷死后还穿着旧式的女棉袄下葬。随着年岁的慢慢增大,古月的女装情结却不改初衷,周边的人常笑他另类,但他却依然故我。

20世纪末刚来到晋江时,古月以打鱼为生。刚来时他穿着女装出门时,周边的人也是报以奇异的眼光。但村里人慢慢习惯了这一喜欢穿着女性牛仔和女杉的男人。

近两个月来,人们惊现古月穿上了裙子。最新发现的是古月的房东,看到他穿着裙子正在煮饭。后来,古月更是穿上了高跟鞋,戴上了耳环,整起了胸,彻底变成了一个“女人”。

古月的胸的原材料是棉线团,再戴上胸罩,从外面看,绝对看不出这是假冒伪劣产品。“戴着‘胸’让我觉得舒服,如果拿下来,我会觉得很难过。”古月说。

“现在在家里,我都是穿着裙子。”古月说道,但他还是坚守一个底线,即一般情况下不穿裙子出门,除非晚上上厕所时,“我仍然很难习惯别人那种十分质疑的眼神。”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一个男人的心声——扮成女人让我觉得平静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