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将你的长发盘起-20.北京最堵的周一早高峰

将你的长发盘起 仙女楼 3720浏览

周一的早上只要不出差,孙修远是从来不敢迟到的。并且要早到一会儿。到了也不进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去了公司的大会议室。进去之后发现已经稀稀拉拉的来了七八个人了。

除了主座的武涛,其余纷纷起身说道:“孙总早上好。”孙修远一路笑着点着头,算是回应。走到了武涛的下首,到了也不像前面的下属对自己那么客气的问候武涛,给他敬了颗烟,并且打上了火,然后自己也抽了一颗就坐下了。

将你的长发盘起-北京最堵的周一早高峰

武涛抽着烟,看着下属一个个的进会议室。九点差十分,与会的二十多人就都到齐了。没一个堵在北京最堵的周一早高峰的路上。武涛见了人到齐了,喝了口水,润润了嗓子。

便站了起来,武涛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其实身高不足165CM,和公司二把手高级副总裁孙修远站在一起,有些儿子和老子的意思。但武涛他一说话就气势铺天盖地的,犹如指挥千军万马,樯橹顷刻间灰飞烟灭般。

坐在他下首的孙修远觉得这个位置很倒霉,总是局部有阵雨,并且武涛金属音的高分贝的话语很是折磨近在咫尺的孙修远的耳膜。而不怎么了解武涛的人,一听他讲话,不用五分钟犹如大脑过了强电流,浑身上下打了鸡血一般。

今年自从微博、微信等新的网络社交平台出现、并且快速的崛起后,公司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当年公司推出的一款风靡全国的农场游戏,在线玩者也极具减少。但此时在老板武涛的演讲下这些似乎并不算是问题,当年公司刚起步时是何等的窘迫和困难。

而现在的公司虽然今年股价蒸发30%多,但依然是在美国纳版过二十亿美元市值的中国概念股,公司的流动资金也很充裕,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并且在公司推出几款新的工具后情况会马上扭转。武涛讲了半个小时,依然没有停歇的意识,并且中气似乎越来越足了,大有再讲半个小时的意思。

此时门外武涛的秘书进来,跑到了武涛跟前耳语了几句,武涛听完了对众人说道:“接下来的会议由孙总主持。”说完就转身而去了。

近在咫尺的孙修远虽然没听清楚秘书具体说点什么,但听清了“LD的托尼·秦”这几个字,LD基金是世界最为著名的投资机构,也是众乐网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远在公司创始人武涛之上。再说直接点众乐网上下其实就是为LD打工的,武涛也不例外。

孙修远的开会风格就和自己的老板完全不同了,在孙修远的主持下会议又过了半个小时就散会了。之后是几拨下属接连上孙修远的办公室汇报工作。打发了几拨人后孙修远到一点半才让自己的秘书送来午饭。接着就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一边看邮件,和行业内的相关新闻,一边给相关的下属打电话。

一直到下午四点,自己的门被敲响了。孙修远看着电脑屏幕说了声:“进来”

进来的是自己的助理李常乐这个小白脸兼太监头子。李常乐关上了门,点头哈腰的蹦达到了自己老板的面前。说道:“老大,我知道你今晚没工作安排,你也大半个月没玩了,今晚……”孙修远的目光从电脑屏幕前移了过来,冷峻的看着李常乐。李常乐立马住嘴了。

孙修远躺在自己的大班椅上,看着李常乐说道:“我和你说了几次了?在公司内上班时间不要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李常乐立马磕头如捣蒜的认起了错。孙修远又起身看起了电脑屏幕,说道:“你把手头的工作给我做干净了,待会儿我会找你的。”李常乐听此脸上又乐开了花,倒退着出去了。

孙修远在椅子上站起了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其实他今天除了上厕所,屁股都没离开过这张椅子。走到了办公室中央又习惯性的做了一百个伏地挺身。便走到了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户口看起了写字楼外远处的一幢居民楼。

五年前自己被武涛忽悠加盟到这家公司的时候,这家现在规模五百多人的高科技公司,最早就在那里面的一个一百多平米的三室一厅里办公起步的,当时的众乐网公司上下,算上武涛的老婆和他自己,才十来号人。并且几乎每周都有人辞职,最多的时候,四个技术骨干一起辞职了,人家集体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去了。

在不断走人的同时,每周也都有如自己这般被武涛用比当年北京市劳动保障部门制定的最低工作标准还低的工资给忽悠进来的。不过武涛当时的公司还有项福利,就是员工下班后能和他与他的妻子享受同等的待遇,就是睡在公司。并且武涛的老婆给大家做免费的晚餐。

这在当时还是吸引了不少如孙修远这般最底层的北漂来当时的众乐网工作。后来大家才明白过来,武涛让你免费睡在这里绝没安了什么好心。你睡在公司也等于要免费的为公司加班。当时的孙修远就在那幢楼里生活了不短的时间。

孙修远作为众乐网的元老一直以为,众乐网这样的互联网企业从几十万的小公司在短短几年内就成了市值上百亿人民币的上市公司,与其是说是互联网奇迹,不如说是资本力量的操纵。当时的武涛为了维持自己的梦想,先是卖房、接着是把老家的房产也卖了,最后是连自己的车和老婆的嫁妆都要卖了以坚持自己的事业。

在这生死存亡的最后五分钟,孙修远偶然间将公司的商业计划书递到了世界最大牌的投资机构大中华区投资经理LD的托尼·秦的案头。

于是乎武涛激情登台成为了主角、老秦是整个剧本的总导演,一场迎合着互联网时代发展的资本大戏热热闹闹的上演了。这场资本大戏中孙修远算是武涛与老秦这两位强人中的润滑剂吧,应该能得个最佳跑龙套奖。

此时站着自己大办公室的孙修远看着落地窗外远处和武涛一起创业的地方,心中自然是感慨不已。自己一个读经管的大学生,并且原本对电脑并不怎么精通的人现在已经是IT界的年轻新贵了。光北京、上海拥有的几处房产,现在的市值加起来就有几千万了,此外还有不菲的银行存款和股票。此外还有份年薪七位数的收入。

而现在的他不过是二十七岁,也就在五年多前,自己在北京最穷困的时候睡在地下室、身上才一百六十多元,如果不是顾海笙的出现自己就要卖掉手机和笔记本凑回家的火车票钱了。真是造化弄人。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将你的长发盘起-20.北京最堵的周一早高峰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