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将你的长发盘起-17.伪娘艾薇儿的悲惨经历

将你的长发盘起 仙女楼 5477浏览

伪娘艾薇儿听到孙修远把自己比作狗,一阵发笑,笑完了低头想了一阵黯然的说道:“其实说起来都是悲催的一地鸡毛事。我从小学开始就因为娘娘腔,长得也像个大姑娘。男同学们就不爱带我玩,还老欺负我。都是女同学和我在一起玩。其实我从小挺爱踢足球的,但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他们凑不到人才叫上我的。我踢得不好,还要打我。说起来其实王智勇也不是我的初恋了,我初中就和男生接吻了。”

将你的长发盘起-伪娘艾薇儿的悲惨经历

孙修远听此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个文静、胆小的这个伪娘比自己奔放多了,自己到了大三才开始在风气相对开放的上海的大学里开始搞基的。艾薇儿见了孙修远的表情略带得意的笑了笑,却又马上转为一脸的愁苦。

继续说道:“也不是我主动的,初三那年,他是我们班里的体育课代表,高高大大的很受班里的女生喜欢,他还是我们班里的恶霸,和校外的一些小流氓都认识,谁都怕他。有一次在上体育课,他们踢球又不带我,我一个人趴在楼上教室的窗户上看着他们玩。他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正好上来了。

见教室里就我一个人,忽然脸色一变,还头伸出教室门外左右看了看,然后关上门招手让我过来,我以为他又要欺负我了。但我怕他,只能走过去了。没想到我一走近,他就把我抱住亲了起来,当时我都紧张死了。但他大概是怕别人看见,吻了一会儿就把我放开了,又下去踢球了。

当时我在那里愣愣的站了到下课铃响,他这么个帅哥,竟然亲了我这个娘泡的男生。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知道他这是为什么。之后几天我都躲得他远远的。但又胡思乱想的想着他,上课的时候想,回家也想。到了周六,我正在家里复习功课,他忽然跑到我家楼下,叫我。我当时听了就冲了下去。

跟他又走到了那个废弃的厂房,他又吻了我。这次吻了好久,那个时候他已经有胡茬了,扎的我好疼。但我却兴奋极了,这种感觉简直难以形容。那一次他说他喜欢我。他当时说完我就哭了,我说我是个男的,我们两个不可以的。他说他不管,并说我长的比许多女同学都漂亮,他就是喜欢我。说完又吻我了。

那天我们在那里一直站了三四个小时。他对我说了很多的话,都是些山盟海誓之类的话。现在想起来,这和网上的直男对伪娘说的话差不多,说得再甜再诚恳,其实半毛钱不值得。但当时我听了可高兴了。

以前能和男孩子在一起,我也就敢梦里想想。那里会想到会变成真事啊,他又是个班里女同学都喜欢的男生。反正他那天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都当真了。之后我们也经常在学校里的角落或者这座废弃的厂房里,接吻说话。

那个时候我可开心了,自从和他好了之后,只要有人敢欺负我,他马上就帮我出头,同学们一起踢球的时候,他也会主动的叫上我的。那个时候我就把他当我的保护神,我的天。和他在一起我可有安全感了。再也没人欺负我了。也再没人敢不带我玩了。

说起来你不信,当时他只要一句话,我愿意为他去死。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有次我们在学校吃午饭的时候躲在一个没人去的角落,他的手就从伸在我的裤子里,而我则装得更娘娘腔了,用女人的样子和声音和他说话。他说他就喜欢我这样。但不知怎么的,这个时候忽然来了几个班里的男同学,以前这里是从来没人来的。

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这一幕,他第一反应,就是当着那些男生的面扒下了我的裤子,然后在同学们面前拿我取乐。和他们说是来这里看看我下面到底有没有JJ的。当时我的心都碎了。但即使他这么装,那些同学还是看出了点什么,只不过不敢在这个恶少面前说什么而已,很快的我们的风言风语就在班里、学校里传开了,本来男同学不爱带我玩,还有很多女同学和我要好的。

这事情一传开,女同学们都不理我。而他为了装成和我没那种关系,见到我就打我,而且打得很重。有一次我的鼻子都被他打得流血了。其实这些疼都不算什么,我心里才是真的疼。他每次打我,我回去就躲在家里哭得整晚睡不着。

他以前和我说过,会爱我一辈子、保护我一辈子的。现在却为了掩饰他是个同性恋,就老打我。但好在又过了几个月我们就毕业了。他读书成绩太差,进了所中专。我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但高中里还有几个我初中班里的同学,反正没多久高中里的同学也都知道我是同性恋和二尾子了。男同学女同学都不理我。不过这样也好我能安心的读书了。

高考的时候我是市里的理科前十名。就考来了北京。原以为到了北京,换了个新环境,一切都能从新开始了。没想到我一进学校,竟然是被学校里的一个三十来岁的老师看上了。他总是想办法私下里接近我,对我好。

我也感觉出来了,就刻意的躲开他了,但他却依然这样,一直到大半年后,我多少被他感动了。他当时和我说,他不喜欢女的,对她们没任何感觉的,第一眼看上我就喜欢上我了。

有一次我被他用了个借口骗到了他租来的房子里。呵呵,其实去之前我多少意识到什么。但我心里斗争了好久还是去了。心里想着也许并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但多少有些期待的。一切都不出意料的发生了,那是我的第一次。我扑在他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他紧紧的搂着我,还是说那些直男对伪娘说的陈腔滥调,但我还是信了。以为一辈子能和他在一起了。

那段日子其实我挺快乐的,他也喜欢看我变装,并且给我买了很多装备。我平时没事就去他家变。这比我在老家和大学宿舍里方便多了,我的第一次变装伪街也是和他一起出去的。之后就越来越频繁了。

当时我觉得我幸福极了,我当时觉得有了他就是个真女人了。现在想想却可笑之极,我和他在一起总是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似的。而你们正常男女谈恋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到了大二那年寒假结束开学,他却把我放在他那里的装备全部给打包给我了,让我自己去处理这些。并且很直接的告诉我,我和他结束了。

因为他过年回去,家里给他安排了个老婆,老婆马上要从老家赶到北京了。我们完了。这次谈话,他就说了几分钟,就把一个大包裹塞给我。说我们结束了。那天回去我就病了,足足病了十来天。他看都没来看我。那些装备我根本没地方放,只能一把火烧了。

当时不是王智勇细心照顾我,我想我恐怕活不下来。因为我当时就不想活了。但自杀我又没这勇气,就想这么病死也不错。我把感情都给他,却又被他这么干脆利落的甩了。后来我和王智勇开始了,这个渣男看着吃醋了,又想起我了。先是威胁我,让我回到他身边,不许再和王智勇往来。我理都没理他,并且那天我给打了他一个耳光。

呵呵,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打人,这种感觉真爽,而且是打这种斯文败类,人渣中的人渣。这个渣男回去就想办法拍到了我男扮女装和王智勇在一起的照片,并且寄给了王智勇在老家的父母,才闹出我和王智勇之后的种种困难。

事后他又来找我了,说我再不回到他身边,此后的事情多着了。那天我有所准备了,把他的话全部录音录下来了。王智勇就躲在一边,等他说完,我录完,王智勇就出来把他一顿臭揍,我也动手了。那顿打得真解气,他还不敢把我们俩怎么样。

以后也没来为难过我。但此后我们这种曝光了的异爱,困难程度是让人难以想象的。先是王智勇的父母来学校大闹,并且痛揍了我一顿,之后是我的父母和大哥来这里劝我。并且他们还叫来在北京的老乡把我和王智勇分别给打了一顿,让王智勇离我远点。

接着就是我和王智勇的寝室同学,和我们俩住在一起不舒服了。王智勇都和他两个室友打过架了。我呢,到没人和我打架,但不知道是谁,今天用刀片划掉我一件衣服、明天扔掉我的一只鞋子。我父母为了逼我回头,也不给我寄钱了。

但这一切我和王智勇都克服过来了。只不过,没想到被你这么三下两下的破坏的干干净净。还是你的手段最高。”此时艾薇儿一脸阴森的看着孙修远。那眼神仅次于六年前徐晓宜看自己的眼神。

但孙修远只是不屑的笑了下,当年孙修远看到了徐晓宜知道自己相恋六年的男友是同志的杀人眼神,孙修远吓得退了两步,并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他却掏出颗烟在床上悠然的抽了起来。

艾薇儿问道:“你心里就一点不愧疚吗?”孙修远直截了当的说道:“一点都不愧疚”

艾薇儿轻轻叹了口气的说道:“是的,你不用愧疚,我是你花钱买来的。你不像那些放嘴炮的直男,至少在钱上你是很大方的,你也没欺骗我。没有你,就不会有那三十万。没有你,其实我们最终还是会分手的。继续下去又怎么样。除了相互能给彼此暖意外,此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苦B,物质生活的苦B、亲情、友情的断绝。并且要一路的这么苦B下去。我们这样的异爱,终究和你们这样的正常男女恋爱不同。况且这里又是北京,即使是正常男女在这里生活,都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了。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异爱了,我女妆连份正经的工作都找不到,此外还要巨额的手术费。一切的压力都让王智勇一人承担,这对他太不公平了。”

孙修远把艾薇儿压倒了身下,捏着她的脸说道:“你我都别想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就像那两首歌唱的一样。”艾薇儿轻轻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留起了眼泪。她现在安然的等待着孙修远在自己身上宣泄兽性,她现在是完全接受了这些,这就是命,一个TS的命。

没想到孙修远却起身,对艾薇儿说道:“你的努努估计醒了,快去喂它吧。喂完了她,你这个点要想办法喂我了。”

艾薇儿刚起身出门时候,又听见孙修远放起了自己为他选的《同桌的你》。艾薇儿听了一段,长叹了口气走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将你的长发盘起-17.伪娘艾薇儿的悲惨经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