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30.铭的高跟鞋情结

变装小说 仙女楼 6174浏览

铭是在虹的故事在圈中传播开来以后才开始讲述自己的——路朝西不知道他的真名。铭的岁数明显比路朝西他们要小,据他自己说是90后,在圈中总是以妹妹自居,总是唤其他圈友作姐姐。

铭的头像是真人照片——是否其本人未经考证,但因其照片上样貌清秀,平时说话态度温和,很有礼貌,路朝西也不觉得他娘声娘气惹人厌,甚至觉得听他姐姐妹妹不但不太别扭,反而很恰当。铭是云南人。在路朝西印象里,那边的人应该是黑矮瘦小的,但铭的照片上却是个挺拔的高个头、小白脸、大眼睛,一身阳光朝气。

异装男小说-30.铭的高跟鞋情结

有时路朝西也疑惑,总寻思这等相貌和圈中的言行怎么看也是不搭,甚至怀疑是哪个娘娘腔盗他人图,掩盖真实身份。但据铭自己说,自己小时候就被父母当女孩带,因为上头还有两个哥哥,父母生他时曾十分盼望他是个女孩。

因为从小被父母当女孩宠着,两个哥哥都不爱带他玩,生怕磕了碰了惹父母不高兴。这样一来,孤独的铭自然离家族里那些姐姐们更亲近些,姐姐们都很宽容,加上他长得讨喜,她们都愿意带他一起玩。时间一长,铭的举手投足越来越像女孩,声音纤细,性格也温和。

上学后他曾备受男同学们的欺负,这时女同学们的温柔和爱护又一次为他提供了依靠,也让他离男生群体越来越远。由于被大多数男生视作异类,他又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尽管有许多要好的女同学,他仍然自卑,这也导致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

勉强混到高中毕业,父母便把他送到省城亲戚那里,想让他跟着人家在外面闯一闯,学着做点小生意。但铭不喜欢寄人篱下,他觉得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都没有,而且也不愿意做生意,没多久便提出自己闯荡。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洗浴中心当服务生。

原本铭是希望当穿着干净笔挺的制服当迎宾员的,结果老板看他岁数小,说话轻声慢气,上不得台面,于是打发他去做小工。烧锅炉和搓澡的师傅们看他细皮嫩肉,认定他耐不了苦,都不愿意带他,于是只让他做一个给客人递毛巾手牌兼带着照看客人鞋子的差事。

这差事不可不累,仔细点便可,而且每位客人无论男女,换下的鞋子都由他保管,这让他认为是意外惊喜,每当有女宾换下很漂亮的高跟鞋,他都忍不住躲在存鞋间里把玩一番,他会仔细擦净鞋子上下的每一粒尘土——尽管女宾们并没提出要求,擦鞋也不在免费服务之列——然后用手捧着,各个角度端详。

看够了,还要放在鼻子跟前闻一闻——据他讲,他经手的那些鞋子,绝闻不到汗臭味,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的、能让人登时兴奋起来的神奇味道;有时候得了空闲,他还会偷偷地把每双看中的鞋子轮番穿上,在屋里踱上几圈。

这样的美差没干太久。洗浴中心经营不善,倒闭了。和那些不愁下家的大堂经理、会计、保安、搓澡和按摩师傅们相比,铭身无一技之长,但老板给了他格外的恩惠——因为许多和老板相熟的女宾们时常夸赞看鞋的小伙子勤快,鞋子擦的和新的一样,这让老板对铭有了个心细手勤的印象——老板将他推荐给了自己在生意上的一个合伙人。那人另有一处KTV,他希望铭能去那里干个小差事。

在KTV里当服务生,一般工作也都简单,**间、调音响、点歌,根据客人需求上酒水瓜果便是,偶尔碰见喝高了的,无非也就是多听些唠叨多受点委屈,他那个模样又不欠揍,反而挺招人稀罕,所以干得也顺当。

转折出现在某一年的平安夜。那天喝高的客人特别多,也都特别能闹,都吵着要玩通宵,直接过圣诞。铭接待的是两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光头,脸带刀疤,脖子上套着金链,胸口露着纹身进来时都带着酒气。铭知道二人不好惹,就格外小心。那二人坐下,开着音响,却没唱歌,只叫了好些酒,又喝了一通。

喝了一阵,二人许是觉得沉闷,于是让铭找人来陪酒。这种事在KTV都比较常见,常有些怕挣辛苦钱又能歌善舞的年轻女子到这里讨赏,KTV代为介绍业务,换得客人满意,常来常往,可谓双赢——至于陪客的女子和客人是否有陪酒陪唱陪舞之外其他方面的业务往来,KTV不过问,对其他业务所可能引发的风险自然也不负责。

铭以最快速度把情况反映给了值班经理,值班经理也很快叫了几个上得了台面也很有经验的小姐过去应对。小姐们轻车熟路,轮番点上自己擅长的歌,一首接一首地唱了起来;唱歌的间歇,便殷勤地为那二位壮汉点烟、斟酒,陪着笑脸和小心,既怕犯了俩人的忌讳,又想找个空子投其所好,赚点外捞。

喝多的人,掏钱也容易,翻脸也快。这天该小姐们倒霉,碰着的不是哄两句就能掏钱的主儿。也不知哪个小姐干了什么不长眼的事,一个壮汉毫无征兆地发起了火,掀了茶几,摔了话筒;另一个虽然没什么动作,一连串杂荤带腥的话却倒了出来,一屋子人尽皆战栗,不知如何是好。

值班经理闻声赶来,连哄带劝,勉强压低了二位怒汉的火气,等经理说换几位小姐来陪时,那两人却又说:老找些老娘们儿来干什么?闹吵吵的,不够烦的!经理有些惶惑:那,二位想找什么样的?让他来!其中一个汉子指着铭。

快去给二位老板倒酒!经理连忙招呼铭。铭刚拿着酒瓶过去,先前提出要铭作陪的汉子又不满意,扯着铭的黑衬衫:这什么衣服?去,换她们的来!铭和值班经理、还有那几位小姐一时间全愣住了。咋?听不明白话?另一个汉子也凑了过来。

经理反应快,连忙拉过铭,说老板们稍等,我们马上回来。几位小姐紧跟着经理和铭出了包间,身后传来两位恶汉的催促声。委屈你了。经理在更衣室给铭做工作。铭心里开始有些害怕,也有些屈辱感,但一方面他对女性衣物不反感甚至还有些喜欢,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如果自己变装能够稳住那两人,无疑也是整个KTV的英雄。于是他脱了黑衬衫,借了条黑色的连衣裙套上。还不够,经理让他脱了长裤和皮鞋,换上小姐们的黑网袜和红色高跟鞋,又让小姐们给铭稍微化了化妆。

铭原本就留着半长的烫发,还染过色,经过这番打扮,女人味登时显露了出来。然而这番忙碌没让两位恶汉满意,他们大骂经理没诚意、敷衍他们,并且扬言要找人平了他们的场子。

经理连忙又拖铭回去,和店里所有女店员借了个遍,勉强借到一整套衣服。铭略有不情愿、却又充满新鲜和兴奋感地穿上了女同事的内衣裤和肉色丝袜,套上了一件米色雪纺衬衫和一条浅绿色半身裙,脚上是一双白色鱼嘴高跟鞋。经理吩咐女店员为铭重施粉黛,要求无缝全覆盖,但不能过于艳俗,还借了条廉价的项链给铭戴上。

这次两位大汉满意了。没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那包间整夜房门紧闭,只听见两个大汉放荡的笑声和酒瓶倒地的声音。第二天天光大亮,对铭满怀担心的人们等到包间门开,里面走出的铭身上并无大碍——除了几块青紫——衣裙和丝袜都被扯烂了,两个大汉赤身**,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铭说其实两人也没把他怎么样,就是搂着他给他灌酒,然后摸他、亲他,**着他的衣服,让他做出惊恐和战栗的样子——他越惊恐两人就越兴奋。折腾久了两人也乏了,加上喝了那么多酒,便搂着他睡了——仅仅是睡觉,仅此而已。

但当时KTV里没人问铭发生了什么,虽然当时似有许多人关心,但见他无恙,便都缄口不语,就连借他衣裙的女同事们也没有向他讨要衣物。起先铭认为大家是怕他难过,故意不提;可后来种种迹象表明,大家似乎又把他看作了异类,而且心生嫌恶。

他很伤心,他觉得自己就是小说里的羊脂球。后来那两个恶汉又来过几回,不管是哪个值班经理,都让铭去陪,还提前备好女性衣物供他取用。铭很喜欢那些衣物,但对同事们充满愤怒。没过多久,铭便辞了那份工作,用攒下的工资租了个门面,开了家鞋店——卖的当然是女鞋。

铭说,他希望有天能够堂堂正正地穿着女装出去,心安理得地走在大街上,再不自卑。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30.铭的高跟鞋情结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