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27.隐藏的同好

变装杂谈 仙女楼 4933浏览

燕琳说以后要和路朝西只做知己。路朝西觉得恶心。栗佳已经回了家乡。她家境不错,父母能够很好地安排她今后的一切。对于她和路朝西分开并且突然辞职的原因,他们没有细问,因为他们一向只求女儿舒心顺意便好。

尽管栗佳没有给他们特别是燕琳造成什么影响,按说如果燕琳和路朝西确实能像偷情时盼望过的那样发展,或许组成一对半路夫妻也不错——毕竟他们两个是伤了别人心的有罪者,两人在一起说是共同赎罪也好、共度风雨也好,都还算合适;但路朝西被燕琳之前的表现寒透了心,对燕琳的暗示无动于衷;得不到回应的燕琳如同失了罗盘的孤舟,在黑暗的汪洋中独自打转,恰好此时老公出人意料的宽容投来了一束引航灯光,她便心有不甘地回到了老公身边。

异装男小说-27.隐藏的同好

她怨恨路朝西,如果不是为他,她便不必向老公坦白;如果不是他不接受,她便不必回到老公身边,一辈子觉得亏欠老公。路朝西不以为然,同时对燕琳提出的“知己”关系觉得恶心。

本来么,两人都做出了背叛伴侣的行径,都是有罪之人,今后如何悔过、如何弥补罪过暂且不提,现在难得她的男人能忍受此等屈辱,予以宽容,她还恬不知耻地还想有个“知己”?真他妈不要脸,路朝西想,自己就够无耻了,这女人比自己还下贱。他想起之前几次和燕琳的老公见面,那时候两人已经做下了出格的事,有几次碰巧燕琳的老公来单位找她,她居然大大方方地介绍路朝西和老公认识——本来路朝西和她老公不必非要碰面,燕琳打了招呼,他又不得不忍住心虚,尽量自然,心里却想这女人内心果然强大,做了亏心事还这么镇定。

还有一次是路朝西最懊恼的,在一个双休日,燕琳找他去逛公园,老公临时出来会朋友,过来找她,她竟又领着路朝西过去,事先没任何准备的路朝西只好顺嘴胡诌说自己上街买东西刚好碰见了燕琳。燕琳的老公当然不是傻子,多少有点怀疑的神色。

事后路朝西发短信质问燕琳为什么要没事找事,难道生怕自己的老公看不穿?燕琳的理由居然只是想和路朝西多呆一会。现在想想,她就是太不要脸了,不要脸得理直气壮。路朝西开始憎恶燕琳。他又想起很久以前燕琳给他讲过的一件事:在路朝西调到县里之前,有次休息日她自己在科里加班,市里一位主管部门的领导有事找她,便直接到了她的办公室。

一进门,那领导便不老实起来,摸她的手,搂她的肩。她不敢声张,只说如果再这样她便喊人,于是领导借口上厕所出了门。没多久该领导又进来,反锁了办公室门,更加肆无忌惮地搂抱、亲吻。她挣不过,让那领导扯开衣裤摸了个遍,幸好办公室电话突然想起,那领导才没遂心愿。

为什么那领导会找上燕琳呢?燕琳并不漂亮,而且那领导有家有业,但权力又没大到压死人的地步,怎么敢冒这样的风险呢?路朝西认为就是燕琳对一些事太不在乎,平时又太主动太随便,所以让人觉得这女人裤带原本就很松,上了也就上了,反正自己又不是唯一一个上她的。

当初他听到那些事时,还由衷地可怜和心疼燕琳,现在想想,她真是活该,贱得要命。他甚至再不愿多看燕琳一眼。所以连日来无论燕琳怎么发短信、发QQ、发邮件,他都无动于衷。他提出过调离组织科,甚至回到乡镇,然而无论是他还是燕琳,都人微言轻,领导们那么忙,哪有功夫理会这些小事。

想来想去自己也不配在这机关里呆着,于是路朝西也草草地递了份辞呈,任领导怎么挽留,还是辞了职。路朝西没把辞职的事和家里说。父母在这边没什么熟人,岁数也大了,有些事想管也管不了,知道了只是无谓地跟着上火。

在出租屋里窝了一个星期以后,路朝西想想毕竟还得有收入,否则房租都交不起。还有那月月还贷的房子——路朝西从小老实惯了,这次惹了这么大事,索性自作主张,干个彻底,三倒腾两倒腾,把房子转手卖掉,还多得了两万块钱。他把家里从外面借的那部分先还了回去,只说自己做兼职得的,免得父母还要为了还债劳心劳力;其余的都留给自己,买房子的事暂时不着急,估计先充作房租和生活费,还可以做点创业本钱。

大壮对路朝西还是很宽容的。路朝西原以为大壮早晚会知道自己的丑事,不屑于和自己合租,但出乎他意料——毕竟栗佳并没有对此大作宣扬——大壮对这事只是知道一点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也没多打听,只是看着路朝西情绪低落,反而心生同情,一反平时粗心邋遢的常态,经常打扫屋子,似乎要让路朝西心情好起来;偶尔还多买份早点,不管路朝西有没有心情吃,他都放在那里,让路朝西倍感温暖。这天晚上,路朝西没吃饭,在外面溜达了很久,一直琢磨着今后能干点什么。

身份啊、地位啊,都无所谓了,自己做的这些事,虽然没有被广泛传颂,不至于为千夫所指,但自己脸上仍然臊得慌,所以也不去想什么体面的行当了,只要不违法、能挣钱就行。他想到了开网店,总体上简单易行,还不需店铺门面。只是要经营哪类商品、从哪进货、怎样定价等等,他还不太了解。但他对自己的理财头脑有足够的自信,而且还有相对宽松的时间去琢磨,所以应该问题不大。

想到这里,他又活跃起来,想要和最近一段时间里的自卑、消沉、悔恨和沮丧彻底决裂,轻轻松松迎接新生,于是钻进了一家烧烤大排档,叫了点烧烤和小菜,然后在一间小商店捧了箱啤酒,要和大壮痛饮一番,顺便对他这几天的照顾表示感谢。

路朝西进屋的时候一片漆黑,显然大壮还没有回来。于是他放下酒菜,进自己的房间脱了外套。再出来时,看到那把被塑料袋裹着的羊肉串,路朝西想要是搁得太久这肉串上的油都凝了,不好吃,也没法热,于是决定给大壮打个电话,让他早点回来。

没成想,电话刚拨通,大壮的房间里就响起了手机铃声。这小子,在屋睡觉呐。路朝西原本就在大壮房门不远处站着,一回身就推开了大壮的房门。房间里的景象让他吃了一惊:大壮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和一副黑色网纹吊带袜,**是光着的。

尽管大壮房里没点灯,但客厅这边照过来的灯光已让他那肥胖的身躯原形毕露。路朝西惊愕地站着,大壮慌忙缩进被窝。你别怕,路朝西的大脑飞快地转了几圈后,先开了口: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大壮一脸惊恐和羞愧,紧盯着路朝西的表情变化。

路朝西开始胡诌,他说自己上大学时宿舍里也有一个这样的人,被室友们发现了,怕得要死,但大家听了他的辩解后都表示理解,谁也没看不起他,也没在外人面前揭他的短。大壮半信半疑地听着。真的,路朝西说,这有什么的呢,我知道你这不是什么病态心理,只是一种特殊的癖好,就像有的人爱打麻将,有的人爱抽烟,只是有的癖好小众了些。

听路朝西没把自己归为变态那一类,大壮稍稍放了心,他开始脱掉那些女性衣物,找出件T恤和大短裤遮羞。你别有什么担心,我遇到好几个这样的人,有的还是同性恋呢,我们到现在还像好哥们那样处着。

路朝西继续扯谎,因为他之前闪过一个念头:大壮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杀自己灭口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壮相信自己是主动的、发自内心地对这种行为表示理解甚至支持。两人在桌前坐定,大壮一口气喝了半瓶啤酒,才松了口气说:其实我这也是第一次玩这个,也不是有多喜欢,就是好奇而已。

对对对,我那几个哥们也就是图个好玩,你不用多说,我都明白,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稀奇事。路朝西一边和大壮碰瓶,一边附和道。也是,好多人玩这个——你知道网上有个叫“变装洗涤”的圈子么?

那里面有的真是那方面取向有问题,有的就是玩,我就是看了那个才想玩的。变装洗涤?没听过。路朝西想,原来自己认为只有自己会做的事,现在不光身边冒出大壮这么个同好,原来在网上居然还形成规模了啊。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27.隐藏的同好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