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18.朝西的诡计

变装小说 仙女楼 5231浏览

路朝西终于看到并触到了让他魂牵梦萦的栗佳的身体。只是这朦胧感褪却后的真实,多少让他有些小失望。栗佳身上的皮肤确有些小粗糙,而且骨感鲜明。

异装男小说-18.朝西的诡计

以前路朝西觉得厌弃“排骨”、偏爱丰乳肥臀的男人都是色狼,而今他搂着干巴巴的能数的清肋条的栗佳,却也有些发自肺腑的凄凉。不过在栗佳由迎合转为主动的疯狂纠缠下,在栗佳通体幽香的熏染下,路朝西还是满心幸福感地沦陷了。然而栗佳并没有允许他继续深入。

她点燃了路朝西身体的每个角落,但又刻薄地断绝了这欲火像自己身上蔓延的可能性。路朝西本以为她是做样子,于是假意用强,没想到栗佳的反抗更坚决。路朝西有种被耍的感觉。

…………

然而这激怒了路朝西。四毛就是栗佳的男友。虽然栗佳很少提及他,但想必两人还在一起。路朝西没见过四毛,但是每当他想和栗佳在一起时,就会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充满敌意和妒忌。四毛会弄,你找四毛去吧。

路朝西坐了起来,背对着栗佳说。话不重,却很有杀伤力。栗佳怔了一下,然后猛地蹬了路朝西一脚。或许栗佳还是希望路朝西能及时表现出热情的态度以证明刚才纯粹是句酸话——也或许没有——总之路朝西丝毫没有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后悔,他用力地扯过自己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然后摔摔打打地出了房间。

栗佳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一下子将路朝西的被子掀到床下,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打开出租屋的房门,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只留给路朝西一串噔噔噔噔的愤怒的高跟鞋声。

路朝西极为不爽。说不好他是生栗佳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即便生气,却又无处**,独自闷了一会儿,最后翻出前不久刚买的职业套装穿戴整齐,自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后,胯下那匹今晚兴冲冲起身准备尽情驰骋却又被截在半路无比懊恼的野马终于又尥够了蹶子,喷了个一塌糊涂。

接下来将近十天,路朝西再没有联系栗佳,栗佳也未联系他。时间一长,路朝西心里的火消了不少。特别是在镇上,时不时看见夏生被那些大妈级的同事当做受委屈的弱势群体簇拥着、保护着,一口一句哪天大姐给你找个好的、包你满意,就好像是挤兑路朝西似的。

这让路朝西倍感孤独,也因此开始想念栗佳。有栗佳在身边,我便不是孤家寡人、一无是处。他这样想着。栗佳好在哪儿呢?路朝西也说不好。栗佳开朗活泼,精力旺盛,能让路朝西感到快乐,如果真在一起的话,对于性格孤僻的路朝西也许还能算得上是互补;但也许她对路朝西的热情同样也会给其他人,甚至同时给其他人——这的确说不准,就像四毛未必知道他的女友会和路朝西酒后上床缠绵一样。

然而路朝西很少会想到要计较这些——可能他是太孤独太需要陪伴和依靠了。他终于忍不住先给栗佳发了QQ,装作没事一样问她最近好不好,在忙些什么。尽管他做好了最开始栗佳未必会搭理他的准备,但栗佳似乎不愿意那样费事,她直入主题:好不好关你什么事?肯接茬就不怕捉不住她。

路朝西开始耍贫嘴,说美丽大方的栗佳是自己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希望见到的那抹能扫去一切阴霾的阳光,是每一个有品位有追求的男人都朝思暮盼的红颜知己。栗佳没吃那套: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你说这些,不合适吧?这话确实不好接,但路朝西也不能认怂,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有主儿的花才叫名贵呢,没人抢的花谁稀得采?切。

栗佳的语气开始缓和。看来女人都吃不住哄着捧着这一套——哪怕肉麻一点。路朝西这样想。于是他乘胜追击:当初我妈看咱学校那次大学同乡会的合影,一眼就相中你,说这小姑娘看着亲切,当儿媳妇行。栗佳继续挖苦他:给你妈当儿媳妇?你还有个弟弟,还是哥哥?路朝西觉得必须要坚持唠下去,否则显得自己太没气量,以后想再和栗佳接触也就难了。但他原本就是个内向的不识逗的人,栗佳接二连三地故意损他,让他实在没有底气继续贫下去。于是他开始打温情牌。

他坦陈那天他态度不好,没考虑栗佳的感受;他说栗佳是他在这个城市唯一的朋友,和她在一起他感到亲切;他说希望栗佳原谅他那天的冲动——毕竟那是因为他在意她——以后他绝不再提,不管自己是不是她的男朋友,都会好好照顾她,听她诉委屈,帮她解难处,一如既往地早上打电话叫她起床、中午叮嘱她吃饭并且少吃寒凉食物、晚上道一声晚安、在她过生日的前夜熬到零点发短信祝她生日快乐,等等等等。他觉得如果态度认真一点、动情一点,任何人都无法抗拒那温暖的感觉——这就是人性的脆弱之处。

栗佳果然不再挖苦。但她似乎还是要试一试路朝西:这样……对你不公平吧?我不在乎。路朝西对于此类问题总是不加考虑地靠本能做回答——这种本能,似乎应该只有文学影视作品中的主人公才具备。栗佳第一次讲起了她和四毛的事,也说起了为什么会和路朝西走得近。四毛也是路朝西和栗佳的大学校友,只是要高几级,路朝西和栗佳刚入学时,四毛就已经上大四了。当时栗佳爱出风头,自然惹人注意;四毛又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精于情场世故,又舍得花钱,时间、经验和资本都具备,而且体型肥胖,十分符合栗佳关于男友外形的要求,一来二去,两人就走在了一起。

但毕业后的这些年,一开始四毛还踌躇满志要干番大事业,不听家里的安排,只要了钱去折腾,三折腾两折腾就赔光了本,还拉一屁股饥荒让爹妈接济。父亲怒其不争,从此断了四毛的经济来源,他又不愿意上班,只好天天窝在家里,偶尔央母亲给点零花钱勉强潇洒,对栗佳的态度也大不如前。栗佳这般要强的女人,自然是不喜欢窝囊废的,虽然四毛家里有钱,可这钱又不再他手里——当然关于有钱没钱这个问题,栗佳倒不是很在乎,也没和路朝西提——而且四毛家在邻市,这距离产生的不一定都是美,但她又不是轻易喜欢改变的人,没有个正经由头,她也没办法分手。

至于路朝西,首先是同乡和校友,自然亲切;其次是他的家庭背景和目前工作都和栗佳相似,两人更有共同语言;再次就是经过工作的洗礼后变得比以前要开朗和干练的路朝西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自信和成熟的魅力,这很吸引栗佳:最主要的还是,路朝西心思细腻,舍得时间和精力陪她,这和整日只知道窝在家里打游戏的四毛迥然不同——毕竟都过了大学里那个只图新鲜刺激的年龄段,找个更适合居家过日子的人才可靠。所以,栗佳亲近路朝西,总还不至于算是传统意义上的脚踩两只船,多少还是有点弃暗投明的意思的。

路朝西这下心里更踏实了,但他还要欲擒故纵:其实我也未必像你说的那么好,我也有很多缺点;我不要求你必须马上做出什么或是承诺什么,我们可以慢慢熟悉,甚至可以只保持以前那样的关系——只要你高兴,我无所谓。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18.朝西的诡计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