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异装男小说-8.急进的恋爱

变装小说 仙女楼 5649浏览

这段时间路朝西工作很努力。原本他就不是太笨的人,何况他决意从之前那段时间里的颓废挣脱出来。稍稍用点心思,把每项工作都不分巨细地保质保量提前完成,再厚着脸皮讨讨巧、卖卖乖,镇上领导对他的印象也就变得更深更好。

很快,镇上领导班子再开会的时候,路朝西已经作为记录人列席在侧——这是许多人都认为很了不起的位置,但路朝西并不觉得,他只是很享受那种被人艳羡的感觉。于是在日渐忙碌的工作和身边人的夸赞声中,变装的癖好被暂时忘却了。

异装男小说-8.急进的恋爱

偶尔路朝西也会感到疲惫,但他乐此不疲。让他如此乐于深陷忙碌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并不是他那点野心,而是夏生。夏生是比路朝西晚些时候考到镇上来的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参照公务员管理,收入也很稳定,加上人长得白净、小巧,一副乖乖女的形象,不仅倍受老同志们的照顾,还是镇上热心大姐们帮人介绍对象时的首选,更是在镇上寄宿的单身男青年们争相搭讪的目标。

路朝西原本是要把自己和这些俗人区分开的,而且他原本也不是那种爱随大流的人——包括对女孩的态度——但是由于平时太过孤僻,身边人虽然对他的工作能力均在口头上表示欣赏,但却鲜有想和他在私下里说些心里话的。

对于这种状态,路朝西并不十分忧虑,他要继续端着自己的范儿,但是会找机会在其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以援助——无论是钱财还是工作——以此彰显他的面冷心热平易近人和与众不同高人一等。要说向身边人送温暖递爱心,自然是找女同志最宜,可是身边女同志要么岁数偏大俗不可耐,要么就像小连那样不解风情只会端一副呆滞的眼神看他。所以只好选择夏生。

路朝西并没有太刻意地创造和夏生搭讪的机会。他已经是镇上领导班子会上固定的记录人,会前相关资料的搜集整理工作也由他负责;而夏生是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毕业生,在科室里自然是要先被安排去做一些端茶倒水报送材料的简单工作,所以在某一天的班子会前,路朝西以接收材料为名,很自然地要了夏生的QQ号。

最开始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交流,后来很快发展成了每天固定的寒暄,诸如“忙不忙”、“又被安排了什么活”、“周末要去做些什么”等等;再后来就是“天冷了多穿点衣服”、“少吃辣的凉的”,但尽管交流在深入,而且夏生也住在镇上的单身宿舍,路朝西却从未想着和她面对面交流——他怕当面容易露怯,如果只停留在网络上,自己将很好地弥补在人前特别是女孩面前容易害羞的缺陷,他将在指尖和键盘的轻快碰撞中变得如鱼得水,自信满满。网络的确是个好东西,路朝西一直这么认为。

似乎夏生也满足于两个人只是在网络上交流,尽管她对路朝西的依赖与日俱增。最初时她还对路朝西这个相貌并不十分出众的同事很冷淡甚至有几分不屑,但或许因为远离家人的缘故,她并不排斥路朝西主动的嘘寒问暖。她自然也并不知道路朝西和她搭讪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那点虚荣心——因为他喜欢有小姑娘崇拜自己的感觉。然而随着时间深入,她越发觉得这个平时远离主流群体一味装酷的男人心肠其实挺热的,而且看他的QQ空间里那些意气风发见解犀利的文章,又觉得他不俗,有思想,有主见,有个性,对他的好感也越来越深。

夏生没有告诉路朝西,她把他的QQ备注姓名改成了“王子”。不管路朝西给其他人的印象如何,私底下又是一副怎样的形象,总之,此时此刻,在夏生心里,他就是她期待已久的能给她温暖和爱的人,任何男人都无法与之比较的好男人。路朝西并不知道这些,一方面他原本就不是为了让夏生给他做女朋友——也就是说,如果“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确实成立的话,他的行为实属不端;另一方面,夏生毕竟是女孩子,这种事情当然不能提前暴露给对方,否则路朝西会占尽主动,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让她对是否要和路朝西恋爱这件事十分纠结——她有秘密。

路朝西隐约察觉出夏生似乎有秘密——他偶尔能发现她在对话时字里行间沾染的缕缕阴霾,只是未知其详。和夏生依赖路朝西一样,路朝西也逐渐对夏生产生了依赖。这种依赖并不像是恋人之间的如胶似漆,更像是仅仅停留在意识形态里的精神依赖——如果某天夏生因为忙碌而未同路朝西聊天,那他就会像犯了瘾又找不到药嗑的瘾君子一样心神不宁、坐立难安。局外人并不知道这一切,因为网上聊天实在太过隐蔽,平时两人打照面时又总是很有默契的只是点头一笑。

于是热心大姐们的红线依然频频要往夏生脚上栓。起先路朝西还不在意。后来,夏生有几次因为实在不忍冷落了大姐们的热心肠,真的出去和几个小伙子见了面——夏生的心里当然只有路朝西,去见面只不过是给大姐们一个面子,只是路朝西并不知道。在那几个没有夏生在网上陪伴的夜晚,路朝西抓狂了。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也没想过这样是否有道理、是否应该继续,他只清楚一点,如果夏生和别人好上了,他将永远失去一个最忠实的听众、一个最崇拜他的粉丝、一个最可靠的精神寄托——同时也说明,夏生此前对他都是敷衍,在她印象里他并没有那么完美,否则她不会选别人。

不管怎么样,在还不确定甚至根本没想过对夏生的感觉是否是爱的时候,路朝西出击了。那天他又和夏生在网上畅聊,在一大堆冗长的铺垫之后,他逐渐深入,试图套夏生的话;然而夏生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虽然坦言去相亲只是给大姐们面子,但却绝不透露自己是否有心仪对象。路朝西暗暗发急,但他还是耐着性子描述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期盼。夏生回应了他,她说她从小就没有安全感,希望遇到一个能保护她的人。我想保护你。路朝西终于忍不住了,写完这句话后他的心跳个不停,两只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屏幕,仿佛等待着宣判。

你想好了吗?夏生那边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这和路朝西预期的答案有些出入,但至少还不是拒绝。虽然我们了解的还不够深入,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我相信爱能抵挡一切、战胜一切。路朝西写这些之前,确实没有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对夏生的“爱”是否真的存在。也许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夏生又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路朝西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意识到似乎是他一直猜想但并不确定存在的“夏生的秘密”在作祟。确实,除了知道夏生比自己**岁、家不在本市但在本省、何时考到镇上、家境或许不好之外,他对她一无所知。

于是路朝西决定投石问路。他把自己的家底和盘托出,要和夏生坦诚相见。夏生沉默了许久才回复,她说,我的家境比你能想象的还要差,我是个受过伤的人。我喜欢你,喜欢你听我倾诉烦恼,喜欢你给我鼓励,喜欢你的才华横溢,喜欢你的冷酷,喜欢你的热情,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要走出电脑——你能在网上陪我我就已经很满足。路朝西目不转睛地看着。原本我对你的家境很好奇,但没想过你会如此坦白,毫无保留。那么作为交换也好,或者是其他什么——随便怎样都好——现在我要告诉你我的家庭、我的经历——我也从没想过要把这些拿出来和别人分享,因为我一直认为那是我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

一直以乖巧甜美示人的夏生像换了副面孔,言语冷得苍白,甚至有些扎人。你可以选择不说——路朝西原想这样回复的,出于善意,但夏生的手快,若干条消息已经以让路朝西目不暇接的态势跃于屏幕上。我老家在很远的省份,那里盛产煤。我爸、我妈、我、我妹妹,原本是幸福的一家。但我五岁的时候,我爸采煤时发生了事故,他去了。我爷爷奶奶不要我们,我妈就一个人带着我和妹妹出来投奔远方亲戚。来到这里后,为了生活我妈又嫁了人,那人家里也不富裕,很粗俗,经常打我骂我——他只有这点能耐,要说挣钱养家,他一点本事也没有。

后来他和我妈又生了一个孩子,是我现在最小的妹妹。家里人多,那个男的又没有地,只能天天出去打零工;我妈身体不好,就在家搓绳子卖钱,日子特别困难。等我上学的时候,我们已经把我爸用命换来的钱花光了,这些年,他们都是四处借钱维持生活,我一直都是靠着好心人帮扶和希望工程资助才走到现在。我不渴望太高的物质条件,但我恨命运对我的不公平,所以从小到大,我一直不允许自己被人欺负,我永远要当第一,永远要做那个最受保护的人,谁也不能和我抢。

路朝西觉得该说句宽慰的话,他说,在我这里,你永远被保护。还有一件事。夏生接着说道,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我之前有过两个男朋友,第一个是刚上大学时在网上认识的,我那时候很高兴有人说爱我,所以他要做什么我都陪他,有次他领我出去喝酒,我喝了一杯就醉了,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再纯洁,然后没多久他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我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第二个是我们同班同学,现在想想他不是个男人,很现实,很功利,上学时把什么都说得很好,毕业时自己回了家,连句愿不愿意跟他回去也没问——或许,他的生活里根本就没给我留位置。

你在我眼中是个好男人,和你说话的时候,我甚至对自己感到厌憎。我不知道和我在一起后你会不会后悔,我知道你能给我爱情的甜蜜,但我不确定会不会给你带来幸福的感觉——也许只有灾难。别说了。路朝西打断了她。此时他脑子里一片混沌,他完全没意料到夏生的家庭和经历如此不寻常,似乎只能在影视文学作品里才能看到;但眼前他又完全不具备理智判断的能力,甚至连冷静一下暂缓议程的想法也没有,他不希望看到某天夏生和别的男人走到一起——不仅仅会让自己被疏远,更让他有种被别的男人打败的感觉,而且此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人家,听了这些就退缩,也太不地道了。

我想做那个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人。路朝西又说了一次。屏幕上一直没有夏生的回复。许久,路朝西的办公室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门口传来夏生的声音:不许反悔了哟!就这样,路朝西依然一头混沌地和夏生拥在了一起。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异装男小说-8.急进的恋爱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