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走在恋物癖与异装癖之间-丝袜之恋

变装故事 仙女楼 14784浏览

此刻的我,穿着黑色半身裙和灰色薄丝袜,对着电脑,思绪万千。

第一次接触丝袜是什么的时候呢,记不清了,大概是十岁之前吧。碎片似得片段,只能勾起一两副模糊的定格画面。

走在恋物癖与异装癖之间-丝袜之恋

记得那会是在舅舅家过假期,早期舅舅家是开便利店的,店里有卖肉色长筒丝袜。为我偷丝袜提供了客观条件。

某一天,鬼迷心窍的我,在被子里把刚刚入手的丝袜套在双腿上,除了紧张亢奋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萦绕心中,久久不能忘怀。事后又把丝袜脱下,重新放好,悄悄送回店里。

种下一颗种子,自有发芽之日。从零到一难,由一及二则易。

除了从一开始的“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会不会被发现就不是儿时的我能想到的),到“偷”(只有一次,在其他店),再至“捡”(有点恶心,但时间最是持久),直至如今的“买”。丝袜与我一起经历了青春期,青年,成年。

假期一晃而过,回到老家与外婆外公住一起。没有了穿丝袜的机会,但经常看舅妈穿着丝袜来家串门。年幼的心里,五味杂陈,是羡慕?嫉妒?还只是单纯无意识的对xing的懵懂幻想?不得而知,哪怕直至今日。

期间除了一次偷丝袜来穿,日子到也回归常态。年少的男孩子,多动好玩,注意力极易分散。有玩伴,有动画,还有学习。穿丝袜的心也就渐渐冷却,淡忘。

一晃多年,我也上小学三四年级了。除了被人嫌瘦外,学习倒也不错,是老师眼中的“好(管理)学生”。不过一件事,让我重新缔结了与丝袜的“缘”——随外公外婆搬家到新套房,嗯,舅妈给二老的房子。此后二老、表姐和我,度过了温馨的四年时光。

为了孩子上好学校,舅妈特意在市里买房,一算是孝敬老人,二是让他们帮衬着照顾她女儿的日常。

二表姐大我四五岁,我是小学生时,她都已经是高中生了。因为是高中女生,肯定会有一些女孩子的衣物。房间是就那么大,实在好找。

虽说经常一到周末,表姐都要骑单车50分钟去舅妈家。但毕竟,做贼心虚,表姐精明着呢,稍微有点动作就很可能很糟糕。直到表姐考上大学离开家乡后,长筒袜、吊带装、学生群等等女装,我才有了一部分的占有权。

再次穿长筒袜的时候,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嫌长了,慢慢的拉直捋顺,正好到大腿根部。手轻轻拂过,那种丝袜特有的顺滑紧绷感,不时让[xiao_dd]抬上抬下,兴奋不已。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走在恋物癖与异装癖之间-丝袜之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