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7.是吧,我希望是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3711浏览

月胧睡醒,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她睡相不好,口水润湿嘴角,埋怨说,“怎么不叫我。”

我笑着撕开一包**,轻轻帮她擦嘴角,她脸红逮住我手,迅速亲在手背上,我俩就笑了,一起笑,很尴尬,也很羞涩。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7.是吧,我希望是

来到她寝室,食盒早凉透了吃掉一定坏肚子,她就买来两份快餐,我俩坐地上吃。地面铺的凉席,坐着蛮舒服,为了掩盖性别,我侧身跪坐。她不知道我在掩饰秘密,还夸我坐姿漂亮。

吃完饭,她再次犯困,我求她睡,她不睡,最后在我央求之下才肯睡。她呼吸平缓躺在我眼下,梦幻睡脸让我一阵发痴。

她睡熟以后,我走到窗前看外面,心情并不好。在她面前,我脸上始终带着一张面具,这是一种虚伪,是欺骗,如果她知道面具下这张脸是尹皓辰,我怎么办。

她错误以为我是富贵人家大小姐,认为我从小被娇生惯养,集合万千**爱于一身,事实呢?我什么都不是,父亲抛弃我,妹妹疏远我,我的气质和谈吐是老师教的,我的乖顺和服从是客人们逼的,除了做女装子成为他人的赚钱机器,我一无是处,我配的上月胧么?答案是肯定的,我配不上,她太完美,而我不配。

回头看她一眼,我在屋子角落发现一个小竹筐,很多需要换洗的衣服在里面。

拿起竹筐和洗衣液,我出门向人打听水房在哪,来到水房,我在水池中蓄满水,怕妨碍其他人,我选择最靠边的水槽洗衣服,这就是我,天生命贱,属于劳累命,我闲不住,不会享受时光,只会苦命干活。

“同学你好,请问你有多余的小盆子吗,我想用来装干净衣服,可以借给我吗。”我小心翼翼问远处一个女生,她惊讶的跳起来,脸通红说,“有的有的!请稍等!这就拿给你。”

她好心借给我小水盆,我鞠躬道谢,她就连同几个女生和我聊上了。

1小时过去,她们问,“冒昧的问一句,你和月胧奈主将是一对吗?”她们脸红看我,我迟疑回答,“是吧,我希望是。”

她们捂住心脏表情夸张,很兴奋的样子,“月胧奈主将怎么追到你的,方便讲给我们听吗?真的很想听细节,拜托了!”

她们一起鞠躬,我难住了,这时一个曲线玲珑的身影走到她们身后,月胧背手笑说,“谁许你们逗她的,还不滚去上课。”

“主将你坏透了!捡到宝了还不请吃饭!不许抠搜的!”她们蜂拥围住月胧,看得出月胧在学校人缘很好。

月胧看我一眼,“知道了小可爱们,一定请行吧。”“那要带她一起来哦!”她们笑嘻嘻跑走,月胧快步走到我身后。

她呼吸有些快,我正要回头,她一步上前抱住我腰,很紧。月胧从小跳舞,身高和我相当。

下巴枕在我肩上看水池,她没表情,“走廊尽头有洗衣房,但我不想告诉你,可以当我没说么。”

我低头继续洗,她手伸进脏水里抓我手,十指相扣,一刻不放松。

我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羞人的事,心跳突然加速,她呼吸变粗引导我,“脸转向我一点。”

她吐气如兰,我脸烫照做,当四目相对的一瞬,四片唇正好相接。

整个下午,我俩呆在水房没动地方,一直用心搅拌对方口腔,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回应别人的吻,那种唇齿相依的滋味一直传递到内心,每一次唇舌间的忘情纠缠,都会拨动灵魂深处的那根细弦,让心底升起一股象征依靠的暖意。

傍晚送我去校门,她不开心。她牵我手对着夕阳皱眉,“时间又过得这么快,又要把你送走,闹心。”我喜滋滋盯着地面,她亲我手背,吻得很深。

半小时后,我上车就闹心了,她不听话,就在外面跟着走,我说破嘴皮她也不回去,就难舍难分在车外盯着我。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7.是吧,我希望是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