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0.相濡以沫,以后请多指教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4154浏览

姨父眼瞪大,我也是,她高姿态一脸骄傲,“我看上你的颜值了,一年前就看上了,我不管你什么性格,什么人品,那些都不重要,颜值达到我心目中的标准就可以,我知道自己没你好看,所以我不强求,但我现在需要你的答复,如果你点头,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情侣,我一定加倍对你好,如果你摇头,那么对不起,咱们恐怕朋友做不成,我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经历这种失败,也不希望因为感情影响学业,你拿主意吧,就现在。”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0.相濡以沫,以后请多指教

她抄起筷子继续吃,我看姨父,他目瞪口呆没反应。

半分钟后,月胧依然吃着,鼻尖却红了。

一分钟后,她依然坚持吃,眼眶微微发红。

两分钟过去,她扔掉筷子走的特别潇洒,姨父突然打我腿,“快答应呀,蓝纱不就是尹皓辰么?先拿下再说!”

我快速解释,“让我答应那是坑她,她都说自己是百合。”

月胧远走停在电梯口,姨父说,“你个木鱼脑袋想气死我是不?我女儿最爱面子!她跳舞一身荣誉很骄傲的,很少向人低头,你当我心疼女儿不行呀,快起来叫住她,起来!”

他突然掐我腿,疼的我跳起来,这时电梯门缓缓打开,姨父双手并用掐我,我疼的呲牙咧嘴喊,“月胧!”

她回过身,我双手揉腿冲她鞠躬,“相濡以沫,来日方长,以后请多指教。”

她面色红润走回来,双手背在屁股后面,停在我面前,“这是答应了?”

我脸烫点头没敢看她,她低头看姨父,“还不赶紧滚开,还挨着她坐?没点眼力见呀,没看到我这个正主站在这?”

姨父向旁边窜了一个位置,脸发黑问,“老爸我……我……我这就滚开啦?”

月胧不理他,坐下来拍腿,“坐。”我犹豫,她看我说,“坐呀。”

我脸烫回答,“我很重。”她深深吸气,“以后别让我磨叨你,快坐,来。”

姨父脸红看我俩,我侧身坐她腿上,她命令说,“太轻了,要增肥加强免疫力,这盘虾吃光,我帮你扒。”

吃完她扒的虾,她手探下去摸掉我鞋,问,“还疼么?这样捏疼不疼?”

姨父看我俩一眼,就一直对着饭桌咬拳头。

吃完饭,我和姨父送月胧回学校,坐在车里,她挨着我,微笑命令说,“挽住不许松开。”

我挽她胳膊,她笑容绝美盯着车外街景,“以后要叫我老公,我今天特开心。”

我问,“叫什么?”“叫老公,现在叫一个。”“……”

“叫呀,快。”“……老公。”神呀,杀死我吧。

车开回校门口,姨父趴在方向盘上说胃疼,月胧担心他,他脸埋在方向盘说,“别理我,领你老婆蜜月去吧,老爹是生是死以后和你无关。”

月胧关上车门,向我要手机号,存好以后回学校了。目送她走远,我对着地面长出口气。

回到车上,姨父放下车窗吸闷烟,我问,“现在回家?”他瞪我,“别和我说话行不行,赶紧和你老公蜜月去吧,还相濡以沫?来日方长?告白小词玩的挺6。”

我不乐意,“是你让我答应的,你有病吧?”“我后悔了行不行!赶紧和她分!”

1分钟后,车子没动地方,长谷川来了,他来以前打电话给我,说出去玩,我说自己在月胧学校,他就来了,和松尾一起。

松浘车停在我们旁边,长谷川放下车窗看姨父,“哟,这不朝本长庆么,脸咋绿了呢。”

姨父不理他,长谷川和松浘换坐我们这辆车,松浘坐副驾驶挨着姨父,长谷川坐我身边,这时月胧来个电话,她问,“明天有时间吗,来我学校呆一天。”

我看窗外街景回答,“应该有。”他们仨同时看我,月胧说,“嗯,再叫一声老公。”

我汗颜,“就不叫了吧。”“快叫,不然我就难受了,一定不开心。”

我背向他们对着车座叫,“老公。”我坚难开口声很小,就怕他们听到,长谷川喊,“老公?哪冒出的老公!”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40.相濡以沫,以后请多指教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