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4.老师叫我蓝纱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5479浏览

车子飞速向前开,我挨着松浘人圣坐。由于人太多,我俩挤得很紧,他正襟危坐,一直低头傻笑。然后长谷川忽然踩我鞋,他坐在我对面。

我看向他,发现他正传递着一个命令,他让我亲松浘人圣,而且是马上亲,立刻亲,我就蒙了。

除了被老师强吻,我嘴巴没给过任何人,何况是主动献吻这种丑事,我毕竟是一个男的,我……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4.老师叫我蓝纱

好,长谷川眼凌厉,我懂了,如果不亲松浘人圣,我就没有机票,就不能回家。我知道跨国机票很贵,假如不按照他说的做,或许就错过这张票了。抬起脸凑到松浘人圣脸蛋旁边,我献上红唇。

轻轻碰到他以后,他脸上骤然有了变化。他脸原本很冰,我两片唇刚挨上去,他就燃烧了。他脸皮一下子飙起高温,躲出很远问:“你?你干什么?”

我目光空洞没有表示,车厢内瞬间响起一片哄声,他们集体起哄,嗷嗷大喊学狼叫,长谷川笑说:“恭喜大哥,她好像对你一见钟情呢,还不赶紧亲回去。”

“对呀老大亲回去!亲她!”他们哄声不断,七手八脚推着松浘人圣,把他推向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光知道车停了,引擎熄火,然后松浘人圣那张脸在哄声中印下来,叼住我嘴就不放了。

从试探性的浅吻变成狼吞虎咽,我一动不动任他亲。车厢变得很静,他们一大帮男生围着看,而松浘人圣的大舌头,完全不是我嘴巴可以撑得下的。

后来被压在座位上,我平躺不动,就像一块菜板上的死肉,任人宰割,没有反抗的权利。最后,高跟鞋被他摸掉,我疼了,脚尖被捏疼,这时有人嘿嘿笑:“老大我也想亲!”“还有我,我也要!”

他们集体起哄,松浘人圣丢下我就跑,很突然。他跑下面包车,男生们嬉皮笑脸追着他而去,车厢就静了,只剩长谷川一个人坐在对面盯着我。

隔了一会,鞋子回到我脚上,长谷川帮我穿的。

我坐起来看向窗外,他问:“你叫什么?”我头靠着玻璃回答:“老师叫我蓝纱。”

他们一大群人回来,松浘人圣好像冲过冷水澡,全身湿哒哒的。

他拽我起身,脸上笑的特别温柔,后来车子再次开动,他干脆让我坐在怀里,就像老师对我那样,让我脸靠在他肩上,这样唇瓣可以离他很近,方便他随时品尝。

后来他捏住我下巴,脸上笑的非常傻,一直问:“请你告诉我,你是真实存在的吗?这是梦么?”他像是很迷恋我,一直反复打量我,看的很仔细。

下车,他抱我走进一个大房子,其他人坐车离开,只有长谷川跟着我们。走进客厅,他放我坐在沙发上,整个过程轻拿轻放,这时长谷川拉他到旁边说话。

“大哥,你就把她要了,她刚才车上告诉我,只要给她一口吃的,一个住的地方,她愿意做任何事,你懂我意思吗?”

松浘人圣一副梦游状态,一直傻笑,一句没听。

“大哥!她说了愿意做任何事,你就听我的赶紧把她收了,不然那一口吃的一个住处,有的是人愿意给她,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抓点紧弄。”

他俩嘀嘀咕咕商量着,我发现松浘人圣恢复了理智。他对长谷川接二连三点头,就脱掉t恤进了浴室。

“蓝纱,一会记住陪好我大哥,事后我一定领你去机场,我先回房了。”

他面无表情上楼梯,我尽可能放松自己,不去想那些恶心的事,反正熬过今晚,就可以回国,我做了这么久的日本梦也该清醒了。

只是暖馨,我舍不得暖馨,但我希望姨父可以格外开恩,留暖馨在他们家生活。

姨父家庭条件优越,暖馨留在这里等于享清福,而我只是个卖笑的,吃的是青春饭,再过三年五年,我容颜不再,混吃等死就是我的结局,所以我觉得自己是时候消失了,而暖馨的人生辉煌了,这就够了,我高兴。

泪水湿了眼眶,我默念暖馨名字低头抹眼泪。长谷川在楼上拐角注视我,我看不见他。隔了一会我擦掉泪,松浘人圣走出浴室,直线冲我来的。

被他按在沙发上,我承受着他暴雨般的吻。然后……

“你是男的?男人!”他难以置信退开好远,目不转睛盯着我前胸。

我衣衫不整起身看他,不明白他愣什么。

我眨了眨眼,他恼羞成怒,抄起手边一个台灯,冲上来对准我脑袋砸!“我打死你!”

“不许打!”长谷川在二楼喊,我觉得眼前一黑,血就顺着额头流下来。

台灯断成两截,我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晕倒,他就一脚踢中我胸口,然后沙发倒了,我和沙发一起摔到后面,他就跃过沙发对准我肚子一顿暴踢!

“真是太恶心了!我让你骗我!让你骗我!骗呀!骗!”“别打了!”长谷川冲上来制止,松浘人圣一拳挥开他:“滚开!”

举起座机电话摔到我头上,松浘人圣破口大骂:“我居然被你个渣滓迷的神魂颠倒!还以为找到真爱了!你去死!”

他跳起一脚踩在我脑袋上。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14.老师叫我蓝纱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