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家园倡导 - 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欢迎投稿 - 2561250612@qq.com,交流请加 - QQ群:778286903;微信加群,搜索微信号:cdtsbz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我的妹妹和小姨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仙女楼 16311浏览

自己扶墙走出包厢,我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就停下来,脑门顶着墙壁大口吸气,这时一个保安跑来找我,表情急切说:“三小姐,你妹妹来了!点名要见你呢。”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我的妹妹和小姨

这个保安知道我家什么样,有次我妹出了点状况,我派这个保安回家看的,于是我现在心情简直想死。

我妹身体不好,性子却非常钢,如果被她撞见我男扮女装穿成这样,解释是没用的,她一定恨死我。

我脑门顶着墙壁暗暗咬牙,保安又说:“她来了,你妹妹。”

我身子僵住,亲耳听到我妹很小声的问:“这位保安先生,我认识你,你去过我家,还说是我哥求你去的,我哥人呢?”

我妹不是自己来的,还有另外几个人跟着她,我慢腾腾转身看她们,正好对上我妹那双迷人的眼睛。

我妹眼睛非常大,一身的病让她增添几分病态美,纤细柔美的少女体态也十分完美,相信将来一定是罕见的美人,所以我喜欢打扮她,凡是空出来的钱,肯定挪用一些给她买衣服,她就一直穿的很漂亮。

不过如今场面特别讽刺,我妹冰清玉洁一身白连衣裙,我这位老哥却是阴阳怪气的女人打扮,好在她没认出女装子的我,或许我画妆技巧高超,她定睛看了我脸几秒钟,眼睛就一点点移开,速度很慢,这时她身边一个女人开口了。

这是一个穿戴华贵的女人,属于风韵犹存的大龄美女,重点是,她五官给我一种熟悉感,我皱眉打量她,她火眼金睛直勾勾盯着我,笑道:“小辰,我是姨妈,我回来了。”

我药劲在身冲她瞪眼,我妹一脸情惊讶重新打量我,而我一句话说不上来。

面对多年来音讯全无的娘家小姨,不清楚小姨怎么认出我的,只记得她在我刚懂事的时候抱过我,对我很好,后来她嫁去了日本,就没了消息。

我妹突然转身跑开,我知道坏事了,用尽全身力气喊她:“暖馨!”

这时我们老总说话了,他和小姨站在一块,说话态度十分恭敬,他满脸歉疚说:“我还想通知蓝纱换一下衣服,没想到他妹妹小脾气也这么急,您看……”

老总面露难,小姨冷冰冰说:“算了,外甥我现在领走,他以后和你们这没关系了。”

我们老总深深吸气,好像不愿意放人,小姨没管他,笑容宠溺拉起我手,说:“小辰走,咱们找暖馨去。”

小姨拉我走远,我们老总说了句话,我没听见,老总摸着秃头感慨道:“唉,那个美丽女人算是老前辈了,据说买卖做到日本去了,咱们可惹不起,不过我东厢的台柱就这么走了,这是在我秃头上面拔毛呀。”

我和小姨找到暖馨,她孤零零站在电梯口,背对我们一直抹脸。

我心疼她,一直盯着她背影,这时酒劲一股脑冲上头,我一下子迷糊了,走不成直线,听见小姨喊:“暖馨!快看看你哥都什么样了,你还在那耍小女孩性子,他干这个还不是为了养你。”

听小姨口气,似乎对我一些事非常了解,这之后我酩酊大醉记不清事情,只是潦潦草草记得几个画面。

我记得自己在场子大门外吐了,扶着电线杆,吐的腿和鞋脏了。

然后暖馨一直用手帮我擦嘴,她小手玉白,一点不嫌我,还说了很多话哄我,语气超温柔。

最后画面换成家门口,我没进屋,脑门顶在防盗门上,低头盯着一个让我脸烫的画面。

依然是一只玉白的小手,粉嫩的指尖超级美,五根手指正温柔围绕着一个属于我的东西,同时全速冲击,帮我解决姓孙的在酒里下的那玩意。

连续几波以后,我疼,下面火辣辣的疼,这时听到一个陌生人在后面说话,语笑嫣然的,不知道是谁。

一觉睡醒,窗外天大亮,我睁眼以后脑袋疼,这是宿醉症状。

使劲坐起来,我两只脚伸到床下找拖鞋,却踢翻了一双高跟鞋,这才发现自己从头到脚还是昨晚的女人扮相,而且屋里有种臭味,呕吐那种臭,尤其我那双高跟鞋,溅满呕吐物。

拽下来假发,我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思维停留在一只白玉无瑕的小手上面。

我脸皮发烫仔细回想,那个人是谁?难道是暖馨?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家园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我的妹妹和小姨

表情